人生如寄絕情書

2013.01.29 洗白的七七八八


        嘛 人洗澡的时候总是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其实是突然想到总司盟站似乎又到了续费的时候OYZ……去年得知站子域名过期被回收,不知道数据是否还被保留的时候,不论多贵,我们也决心要把域名赎回。
        虽然大家都爬墙很远了,几个忙着工作,几个忙着考研或留学,其实很少再去站子溜达了。大家更多时候都是在Q群里为了面基和吃喝扯扯皮,在微博上转发互圈一下关于新组和总司的东西。当年在盟站大家一起欢声笑语的日子,真的已经很远了……
        但是大家依然愿意为了她付出哪怕比2000软妹币更高的代价,只要能挽留住我们曾经共有的一切。草叔说,毕竟那是自己曾经年轻热血过的地方。
        站子于我其实算是二次元的开始。我注册盟站帐号的时间甚至早于我注册QQ~我在站子里开始结交二次元的机油,开始拥有除了三次元现实之外的另一个自己。即使如今只是偶尔回去看看,那里依然是我最初和最终的归属。

        然后想到白帝城。
        在剑三里,我也只有在白帝,才有真正归属感觉。就如同我只在大号[久夙]上直接用第一人称我,在别的哪怕是别的区的大号上都是用第三人称——只有久夙才是本体,其他都是别人╮(╯_╰)╭
        除了第一次,白帝每次合区都有人跳出来指责优越。要说呢,白帝确实有值得让人自豪的地方,比如我们一直是目标服务器,比如我们有剑心XD~
        合服,说起来也无非是把两拨玩家合到一起来玩,除了物价会有所波动,其实本不会有什么高低是非。很多只是差异并没有对错的问题,所以觉得没什么可争论的……

        也没什么好看不起的——直到有人做了令人看不起的事情。
        曾经周游世界的旅人,只会感叹自己是那样的渺小。而被誉为世上最聪明的智者,又总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没有见识的夜郎才会自大。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真是形容的太贴切。
        智者富者和强者,总是一副闲适而淡然的样子。而急功近利的人,恰恰显示着他的贫弱。
        总强调自己不容忽视的人,往往就是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关注的地方。同理总是自得和吹捧的人呢,往往并没有什么值得人赞扬的所在。
        没有经历过更好的,才会觉得自己是无与伦比的。
        而像我这种我曾经和一帮亲友一起站在江湖顶峰的人看来——那些人吹捧和得意的一切,都只有两个字——低端。
        所以叫嚣的再猛,蹦达的再欢,真心只让人觉得可笑而已。
        这无关优越,真要说,那就是历史的积淀吧╮(╯_╰)╭

        虽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可是再怎样也不过是个游戏而已。就算有强有弱,所谓第一,所谓权威,所谓领导,实在是没什么实质意义。
        在游戏里追名逐利,汲汲营营——虽然这也许就是某些人的乐趣所在——我还是觉得这样跟NC没什么区别。娱乐而已,难道不是用来放松休闲的么= =||||
        更何况还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我真心要笑死了OYZ……阵营无非是游戏中对于PVP的一种设定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大义……说白了,阵营就是为了能让一批玩家看另一批玩家是红的而已,对方没有什么十恶不赦,自己也未必就有多么大义凛然。
       我承认我确实没有什么阵营节操,只是单纯喜欢蓝色,不喜欢恶人谷穷山恶水的地图,加上当年浩气虽然势弱但单体实力更强的风骨。若要说,也就是阵营玩久了,会有点阵营情绪吧。
       这样才有激情嘛XDD~~~~

        不扯了。。。日个大战爬床去了= =||||


[Clam | ]

2010.04.30 长夏

 
 
故事里的那个夏天,那样漫长,好像没有结尾一般。泪水,纷纷扰扰,怨恨,挥之不去的头痛,大雨,咸涩的枕头,昏睡,北海道美丽的海崖。
决定将这个故事赋名“长夏”。
The lingering summer …
 
再次坐上110离开农大的时候,那一刻的悲伤瞬间就溢出了眼眶。就像当初看着小起的动画,幸福甜美的情节,心痛却也那么深切——如果那真是如此的温暖而美好。难道是冻伤的创口遇不得热么,还是那些伤,依然不曾愈合。
拥有了就害怕失去,是贪得无厌。
 
天子。
也许直到看到第九集,让我意识到“有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已经永远不在了”的时候,善法天子这个角色,才真正进入我的视线。虽然天子进入我心里,其实是更早的事情。
确实这样的结局才是震撼人心的。确实这样的结局,才会让大家想要追溯,想要回味,想要挖掘这来去匆匆的情节里,沁人心脾的细节。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结局,敲了一下我的心,而后过去没有过、未来也难再有的共鸣,才得以展开。
并且,绵延不绝。
 
空气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形容真是熟悉而陌生。我曾对自己如是要求着,也努力着。可是短短百日之后,为什么就被指责成了束缚呢?仿佛不存在的存在都不能容忍了,于是我就得真的不再存在了是吧~
现在看回去,可笑我当时不停的要自己坚强是为了什么。就为了一次次收拢好破碎的心,再摔的更加支离么?
光有温柔管什么用,我依然不能像天子那么强大。即使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即使抿紧了所有的疲惫和苦水点滴都不忍流露。一样不能无微不至又轻如无物,不给人一点的压力和负担。不能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的处理好一切,屏蔽伤害,分担忧负。
天子做的那么完美。
 
CC说天子是那种事必躬亲的人。因为无可替代吧,除了天子,没有人能代替他去做那些事情。
缘分也好,宿命也罢,有时候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常常觉得并不是因为罗陵如此写所以天子是这样的人,而是因为天子是这样的人所以罗陵如此写。
宝蓝,三千烦恼丝,额纹,华丽缨络。
 
五一去玲玲猪家玩。
貌似几个室友一起旅行,这还是第一次。大一领玲玲猪回家那回算不上旅行,这次正好是回访了XD~四个人在火车上不论是打牌还是搓麻都正好。周三晚上停电几个人一起玩扑克,真是锻炼心机城府啊。于是姜还是“老”的辣~~~~
为了新剧终于把之前的新剧都看了- -
只能说香独秀真非凡人也OYZ……南风不兢真是异常的喜感啊,这大概是我看过霹雳最囧的言情戏份了- -|||||||||||||
剑子真的是被龙宿宠坏了噗,那句“定要向他讨回”最后一字的泄气真是,太太萌了~~~~~
近期真是没有什么很萌的剧情和线路,院主没看到,千叶没出来,素素还飘着,新剧没什么兴致啊这什么世道T T………
 
未来真是又远又近的地方。
如果有离别,未来就像近在眼前,如果有梦想,未来就远在天边。有基业的努力和没有基业的努力是不同的,就像是一步步走在看不见的台阶上,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还有足够的支撑。
时光总是毫无声息的就呼啸而过。
昨天从小叔那里听到了JAY第十年的歌,方文山的古风一如既往。但是这十年从不会白白就过去,有些人大了,有些人老了。不变是长大,还是改变是长大呢?
更多的时候,真的觉得苍老了,身心都苍老了。
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画完了“大日雙圣”的线稿,色彩就不说了太悲催T T……
不知洪师傅是怎样一刀刀雕刻出天子的呢,用了怎样的心情。CC说再往后可能就真的手生了,衣料也再难有原版了。潮汐日月,谁都不会等待啊。
严厉的脸线,微翘的嘴角,威严又慈悲的带笑眉眼。相由心生,满怀执爱的时候,也能画下让自己陶醉不已的天子呢^_^~
 
为什么我总是会喜欢上边线人物OYZ……阏川差点就成了炮灰的时候我那叫一个揪心啊T T~其实从出场到后来都不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角色,郎妆倒真是义无反顾的美丽。
挺萌善德女王的设定。花郞、玺主、风月主的称谓,神学异象与天文历法。这个时候不免要得意下我们的华夏巍峨啊,掌握一方生杀予夺的权利来源,是隋朝制出的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大明历》~
之前摘抄的古代星象的东西直接用在了武侠短篇的设定,结果集境的人名也大都来源于星系。我萌的天机院主啊,就是“杀四方伐有罪”的北斗玉衡。
情节与我就像是便秘,羡慕可以情节入胜的写手T T……我的三观真的那么天真单纯狗血以及恶俗么,不管怎么绞尽脑汁还是跳脱不出经典的套路。丰满的人物绝不会非黑即白,可是似是而非的结局也已经是见惯了的。也不知道是霹雳看多了还是看的不够,为什么我总要想个反派来当boss然后再给他一个不全黑的设定OYZ……
假期跟妈妈讨论过,大概我真的是那种敏感点很分散的类型。生活的琐事,细腻的情感,人物的细节,从来都不是我所惧怕的,纠结的是平白的剧情线。好希望能有人帮我像故事,然后我就帮他写故事。
 
湘江的水上来又下去,大到漫过橘子洲最低的亲江道的时候爸爸比我得到消息还早,打了电话过来让我离那远点。我也是几年来第一次见湘江这么大水,不过却是老大兴奋= =||||
跑到农大真的要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一路车起点做到重点,换一辆再从起点坐到终点。没去之前还跟CC念叨说小心被买到乡下去,到了那里才发现其实是自己把自己送到乡下去了囧
然后就觉得我真是喜欢自找,只希望,别再自作孽就好了。
毕竟死一次再活过来,真的不是很容易。
 
就当最近是低谷期好了,想得多哭得多也只是暂时的。甜味和饱足总是能让人愉悦的东西,而且我也不是会沉溺其中的人^_^
一直都好难入睡,醒的也早。因为睡的太浅也没做过什么梦,夜是那样的漫长和安静。惬意的早晨就是用来赖床,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XD
可以拿来撒娇的,其实不会是太难过的病痛和不适。等到真觉得要肃起神情的时候,就会一声不吭的自己料理了。
终于承认自己就是个矫情的人,还是喜欢被宠爱着,不管是用温柔的语气还是TX的手法。我要求的本来也不多啊——现在终于也不说那些“无欲无求”的大话了。我本来也做不到,没有那么无私,也没有那么洒脱。
红尘扰扰,情深业深。真就是我的劫吧,谁让这些,就是我的执念╮(╯_╰)╭~
 
 
惟將終夜長開眼 報答平生未展眉


[Clam | ]

2010.04.03 山河

又快一个月没写东西了OYZ……我真怕什么时候这双手再也写不出什么文章,日志也好,同人也好,诗词也好……如果真的失去执笔的能力,大概我就真的一无是处了。经常一想自己已经多久多久没有码字了就纠结的一阵乱滚- -
好吧纠结还不如写点什么……
FC2又抽了。
 
听了玲玲猪的话后也去豆瓣溜达了好多小组,减肥的啦音乐的啦霹雳乱七八糟的啦~~发现国货真是不错的东西,虽然大宝已经被和亲了——我依然当它是国货》
大宝明天见~大宝天天见XD~~
跟玲玲猪一起订了千纤草的瓜水,她丝瓜水我小黄瓜水~~看了吧我是攻XD[喂!农家乐回来去澡堂洗白白回来就边跟玲玲猪一起看Michael Jackson’s 30Anniversary Celebration Concert用绿茶水揉搓了一晚上面膜,小脸倍儿舒服。于是大爱爽肤水+面膜+按摩> <
发现本人多了一个面膜控,逛屈臣氏的时候对着那些看着好好吃的面膜罐罐们真是欲罢不能啊T T……实在是库存的面膜如果不勤着点用这学期怕都废不完不能再手贱了T T……
农家乐老板腌的柚子皮真是美味,兜了一兜兜回来啃~~~~
 
指挥着玲玲猪给Plogo很喜欢,废了老大老大老大老大劲摸索废柴的模板代码把logo贴上去了,于是现在纠结屏风+ +|||| N之前带屏风的模板换掉了于是没办法用源代码COPY唉唉T T……然后还想整个竖版的logo放在屏风上真是纠结啊纠结。
其实已经要了ps的包过来,就是担心真安了用了白夜会不会超负荷OYZ…实在是放了太多霹雳进来内存不比刚养的时候那么昂首挺胸了。
 
事到如今,事到如今。
后来。真的是那么令人伤感的词么,幸好我不这么觉得。
现在我是很庆幸能够退回到至少可以独善其身的这个距离。万劫已尽,我不用,也不要再承受那些令人窒息的苦痛,不管是我自己的,还是谁的。在乎也罢,不在乎也罢,总来都不曾不取决于我。确实是我用来逃避后悔和责任的私心吧,不做选择,就不用承担后果。所以我现在可以干干净净薄薄凉凉,冷眼观之,听之任之。
只要不再暴走就好……
 
大雨的夜里会反复的醒来,做长长的梦。
确实有很久没有做过这种剧情完整、故事性很强的梦了,而且醒后大都还记得。梦境中的自己总能够轻捷的飞檐走壁翻山越岭,遇事有时惊险有时举重若轻。“雪花女神龙——”[何?!]看剧或者听室友讲什么剧情讲得多了,那种感觉也会带进梦中,这就辛苦了唉唉,无间道啊影帝啊什么的囧╮(_)
黑白的兄弟档萌翻了打滚中> <同样是兄弟档啊你看看人家黑白人家罗陵,月牙淚出场时那深沉又温厚的气势啊T T月牙嵐那声讶异又愧疚的“兄长”啊~~剑无极和风间始和银燕仔啊~~~
~~~~~~~~~~~~~~~~~~~~~~~~~~~~~~~~~~~~~~~~
那个什么霹雳什么哈哈龙的我就不说了嗯嗯- -
 
第一个月花钱严重超标,淘宝是魔鬼超市是魔鬼周边是魔鬼- -||||||||||||||||
鱿鱼丝很赞,大概会趁着天没有热起来再买几包~[喂谁是魔鬼你才是好伐- -]没办法那玩意实在是“好吃的令人为难啊~”翻滚ing~一周之内去了两回大超市,新一佳和沃尔玛,于是我一周之内喝掉了两提桶装奶,合计2.5OYZ……美白没美白我不知道,至少怕是胖了T T……
对着CC那本《道海玄涛》直哼哼她在一边大叫“不许流口水——!”可是封面是蒼啊叫人如何不口水> <~~天子的图片是之前在网上搜到的那些,可是如此清晰的磨蹭那些美图还是激动啊激动,所以我还是拍了~
 
上面有一张没有搜到过的“大日雙圣”看到的瞬间几乎落下泪来。天子和小水蜜桃站在一起的效果是强大的。作为被创作出来就是为了映衬一步莲华的天子,也许仅是他一人的话还尚且只是“即導師”的风采,而一旦是两人相携出现,那蔓延了数日泪水不能抑制的感觉就瞬间回来了。
天子这一段是很神奇的所在啊,会在意他的人就会那样的在意。即使都不曾在一开始就留意到了他的出现,至少风水禁地那来不及交代清楚的离去却能震撼所有人。CC是实时追的谜城这段戏,和我补剧的感觉完全不同。等待新剧的日子里会有很多的机会细细的品味、回想、咀嚼,那么那些化在细枝末节处的雨露甘霖就不容易被忽视,CC他们算是真正同天子走这么一遭的人呢,何其所幸。
在想,如果我也是想新剧一样一周两集的看完这一段,那么至少存在了月余的天子与我就不是匆匆来去如惊雷般直至心底。而我与天子相处的时日多不过三两天,所有的一切就如星汉一般在我眼前瞬息间划过了——所以泪水绵延的才超出我自己预料的长久。不知道我若也是用更长的时间一点点跟下来,还能不能发现天子对我来说是多么非同一般的存在~
不过总算,我没有错过^_^~
 
点名题里问到的最近的开心事,能认识CC真算是头一件了。虽然不排除被她的毒舌毒到炸毛被她评定为小loli耍弄外加上下其手被她三不五时打来电话一副饲主口吻TX个没完[哇啦> <]
作为彼此遇见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天子本命,这种“缘分啊T T”的激动还是不言而喻的~更不要说大家都在长沙都念商科都是女生[这也拿来说- -]
然后就是养了天子的偶》《——是偶啊!!而且是还原度很高很高的偶~[CC:当然高也不看是谁刻得!
一想到可以扯到天子的小小一角的衣袂哭哭可以瞻仰到那慈悲威严的法相……啊我去泪奔一圈~~~
唯一不大爽的就是CC总拿偶当儿子摸……[CC:就是我家儿子我就摸怎么啦!
大概是信仰的关系,天子也好,小水蜜桃也好,霹雳里所有我萌的释家之人也好,我都会很虔诚的把他们视为佛者。且不说我从来不用BL的眼光去看待自己萌的CP,对于修行之人而言,谓其“攻”“受”我真会觉得是件很亵渎的事情OYZ……|||
然后就是,在我心里真正的天子永远是在戏里、故事里。再还原的偶哪怕是本尊,也只是一个人偶,不是那个角色,不是我谓之本命的那个天子。这种感觉很微妙,就算是本尊摆在我面前我也没法那他说“就是天子。”
在“风水禁地解法有误”这个事情上我倒真没有责怪过小水蜜桃,暂不论风水禁地本身就是诡龄长生殿的阴谋。天子的收场……怎么说,给我感觉就是一种“行到此处”的意味。为所当为,自然而然。天子就是这样的人啊,那种情境下小水蜜桃就是如此推算,引动了杀机要救众人就要有人舍身,所以天子只交代了一句“破陣之法有誤,告知聖尊者另尋破陣之法”就这样去了。有些事情本无需牵扯什么大义崇高,没有取舍,不是抉择。若真要说,大概就是“天命”吧。
——“一步蓮華天命已盡,即應天道,如輪回再修。
天子又何尝不是呢?所以我也一直觉得,下一个天命,下一场轮回,天子依然在小水蜜桃的身后,言辞厉色,会神贴心。
 
忘了是道海玄涛哪一章开篇的话了。佛心永遠是疼痛的,因為無法渡盡世人;道心永遠是淩遲的,因為無法扭轉乾坤。业障拂佛意,红尘倦道心。而不论佛者还是道者,从来不曾放下这俗世凡人。佛心疼痛,只因慈悲;道心凌迟,缘舍悠然。
不俗即仙骨  多情乃佛心


[Clam | ]

2010.03.04 初霁

走的那天,北京下雪了。
 
回家后北京很久都是晴好天气,白天也大都在零度以上。我总是跟爸妈戏言说我带回了南国的温暖——我上火车的当晚长沙就降了温~就这么阳光灿烂了半个来月。
然后就冷了一阵子,下了几场雪,又都化了。不过,我一直都是喜欢下雪的,喜欢外面白茫茫一片的耀眼,喜欢在干干净净的雪地里踏上自己的脚印,喜欢空气中愈加剔透清凌的味道,和云后轻轻软软好像羊绒围巾般的冬日阳光。
其实上火车的时候还只是阴天,开到河北的时候外面是浓浓的雾和厚厚的雪。车窗的视线只能看到非常有限的一点距离,那种天色,只看着也能觉出已不能只说是“料峭”的春寒。
过保定的时候照旧给姥姥家去了电话,跟姥爷说了几句,就听见乐乐用奶乳般的无极县口音在那头急切而兴奋的叫着“姐姐~姐姐~”初二到初五整整在我怀里粘了三天的小肉球,会用接最后一个字的方式背好几首唐诗和几段三字经。不知道是跟哪里学的,问他“养不教谁之过?”会得到他啼笑皆非的“爷爷过”的答案。
 
巧克力梦公园一进去就是扑鼻的可可甜香,已经不大嗜甜了,但是据说,这是会让人觉得幸福的味道。嗯,糖果和甜品是神奇的东西~不过宝马作为赞助商在公园里陈列的那个巧克力色的商务车真是美呆了> <~我爱那甜美的色泽~~~~
 
回学校到现在长沙一直在下雨下雨下雨下雨,看预报说过两天搞不好连雪都要下了OYZ……根本就是在再回来过一个冬天。新买的大衣一个都没有传过来,我就期待着热起来吧热起来吧好让我show我的新衣服——碎花吊带裙啦~银灰长开衫啦~软软的好像春日里午睡初醒一样慵懒的蓝色针织衫啦~还有我一直心心念念的黑衬衣~
穿衣的颜色已经基本定位在粉色系和灰色系,于是调了好久QQ的字体颜色想要调出个粉灰。想起《荆棘鸟》里提到的那个“玫瑰灰”,焚尽的温柔,燃尽的爱。就像玲玲猪说的,大概真是看多了rayli的关系?穿衣搭配的风格完全成了日系,不过难得妈妈也觉得合适,让我在honeys挑了好几件衣服。
 
跟嫣嫣出门那天分手的早,回来时妈妈午睡还没起,就边换家居服边坐在床边跟妈妈说这说那。聊着聊着妈妈掀开被子示意我躺进来,于是一骨碌就委进了妈妈暖暖的被窝~有时候真的很难接受自己已经大到过几年就是妈妈生我的年纪。没事就喜欢把脸摊在爸爸宽阔的肩头上,闻闻味道,蹭蹭衣服。爸爸呢~该嗑瓜子嗑瓜子该跟亲戚聊天就聊天,只谈话中提到我时偏过头瞥我一眼。
听过一种说法:女儿是爸爸的女儿。
 
处理人际关系的关系IQ测试,满分各是7分的三个指数。接纳指数6、沟通指数4,然后,问题解决指数为0……||||评语说是陷入冲突的时候一般都会采取柔和的顺应态度巴拉巴拉什么什么的——其实根本不解决问题是么OYZ………………
还是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毕竟我只能做自己能做的。至于剩下的,就不在我了╮(_)
经常会怀疑,坚持的到底是什么。不能让自己开心,也不能让别人开心。传说中三千年一现的优昙婆罗花开了,智力地震把地轴都震偏了8厘米。也许真的有2012,可就算世界就要毁灭,那些话,我也不会说。
 
今年是个异常寒冷的春天。
虽然回来后看到木兰因为之前的春回已然开了不少,雨水在家就过了,可是还是很冷。周末大概会有雨夹雪,气温降到零度。
因为太冷就没有把新买的呢子大衣穿来,还是穿了宫殿柱子的羽绒服。于是拍来的彩虹围巾没了最正的搭配,这种可以堆在肩颈上的套头款真的好有安全感~~除非雨太大,不喜欢打伞,栉风沐雨,把自己埋在暖色的围巾里,呼一口白气。
依然跟不上室友的步频,被吓唬说手机报上说走路过慢容易换心脏病死掉= =|||但是仍旧加不快速度,看着大家都走远了消失在视线,我还是喜欢龟爬~
换了素色花纹的软抄本子,新买的Olive钱包杏色缀花,在屈臣氏挑了樱花沐浴露。
学校整修,三个食堂两个连上开水房都成了废墟。剩下最大的那个,更加不想吃饭+ +
 
带来了阿波送的核桃一大盒,一天一两个说是能长头发> <~临回学校前狠下心把头发剪短了一大截,总算把满目疮痍的分叉剪彻底了。哦,如果什么也能这样干干净净的剪干净,叹气。非常喜欢的零食之一就是琥珀核桃,不会觉得苦涩,满满的都是甜香。
发现家旁边也有Subway了之后,如愿带了12寸的香热奇士上火车。爱极了培根和芝士的味道,周末还约了蒋小云到哪里找找披萨吃^0^~
魂说要来,翘首期待^_^~
来带我吃三文鱼吧,烤鱿鱼吧,蒲烧鳗鱼吧,沙拉金枪鱼吧~~~~~~~
 
用免费版的东西换了个很心仪的QQ秀,用天子的眉眼做了QQ皮肤。静心凝神闭目塞听不言不语。若无缘续,便无需再追究缘起。知足则仙凡异路,善用则生杀自殊。张开彩屏遮风雨,妆点江山伴佳人。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独步天下 吾心自洁 无欲无求 如林中之象


[Clam | ]

2010.01.31 I believe in angles

I believe in angle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我一直相信,那些人,即使已經離去,也依然會在宿命的前方,等待著他們曾經用生命守護的人。
比如雪寶,比如天子。
 
無論吞佛心機怎樣的深沉,思緒難定,他于海濱之畔回首往事的時候,那個由他賦名的封雪劍者,一定是他特別的回憶。對於一劍封禪,抑或對於吞佛童子。
而他在那艘不知漂向何方的小船上醒來的時候,也許已經被取回殺戒的雪寶扒住,磨他的朱厭相換,問他一個個令人抓狂的問題。
 
——你為何還在?
——因為你,還在。
 
一步蓮華天命已盡,即應天道,入輪回再修。
小水蜜桃幾乎永遠都是安然恬靜的樣子,最後收的也很從容。求佛的修行之路尚漫漫兮,生生世世,一個生死不過是萬劫歲月中一個輪回而已。
而下一個天命再臨的時候,那個嚴厲的人一定還在他的身後,說不定還會被問及風水禁地的正確解法。無論去留都不會入心吧。因為這一個人,一定會隨他直至圓滿。
 
——天子,你終於回歸了。
——圣尊者,善法天子為你而回。


[Clam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