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9.25 更漏

手机的日历里,每月总有几个纪念日,记录了朋友和同学们的生日。好在每个那样的日子里,不忘,发去祝福的短信。或者,重要的人,提前做好写文或画图的准备。
     记住了好友所在的城市,每晚发了天气预报在群里。
这是极自然的,留意的事情。
 
总会有因为这样那样原因疏远了的人。有些在再见的时候,可以一如往昔的亲昵,有的就渐渐没有了共同的话题,只剩下一个认识的交情。
这是平静无伤的失去。会伤感,会有些许的遗憾,不痛。
不会有剥离的痛。
希腊人说,众神认为不可理喻的爱某个事物,是一件有违常情的事。爱得太深,就是亵渎神明。
我们终于还是耗尽了彼此的缘分。
 
谢谢你,给过我那么多的幸福和快乐,无可比拟和超越的温暖感觉。谢谢你,给过我那么深重的一份友谊,那么多共同的经历。谢谢你,让我拥有一段如此浓墨重彩的记忆。谢谢你,让给我可以付出如许的心意,付之如许的时光,付诸如许的泪水。
伤痛,也是珍贵的,不可替代的财富。
 
时间是神奇而温柔的酒曲。所有的悲欢喜乐都会被酝酿成醇厚的香,给老照片镀上温柔的黄,给老电影画上美好的斑驳,给老人的面容上雕刻出风韵的纹理。
 
那一晚,为什么会哭的那样伤心?
我不知道,我说不上来。
若天子尚在……
只是那一刻有个声音在心里反复的悲痛欲绝的哭喊着,若天子尚在,定会是他出来为小水蜜桃挡驾,若天子尚在,定不会让这一掌落上莲华之身。
若天子尚在。
 
直到现在,也依旧没有想通那夜的泪水为何久久不能抑止。坐在漆黑一片的床幔里,不停地扯过纸巾去捂眼睛。新涌出的泪水沿着脸上冲出的湿迹,一波又一波的滚过。
没有人疼小水蜜桃了,再没有人了。
 
天子在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多么的喜欢他,甚至也不是在他被收的时候觉得大义捐躯舍身为人很感动之类。而是在他被收之后,觉得“再没有人疼小水蜜桃了”这个事实是如此的令人伤心。
就像全纪录里的那段描写:谜城第9集,执戒殿再出人叫圣尊者快解决恶体问题,情况、口气、氛围就完全不同。一味温顺应承的一步莲华、旁边干着急插不上话的无垢貌似都没变,可就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已经完全不见了。
就像我觉得小蝴蝶、珠宝和雪宝是不能比较的萌点。苍那压倒性的强悍可以让我对剑子的花痴稍减,天子,相比之下应该也就是比雪宝更虐我一些——
改了“善法天子”为本命,是觉得暂时不会有什么人物能如天子般深切的触动我的灵魂。虽然我至今都没能分辨出到底是什么让我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共鸣。不管是跟魂讨论的何种萌法——就归为霹雳的魅力吧——作为值得终身追求的事业。
于是就想用第一笔工资——除去给爸妈礼物的部分——都拿去买霹雳的剧集。
《寰宇传奇》很好听。
被我用作桌面的天子,那样美丽。
 
身边每个人都有让我自惭形秽的地方。会觉得自己是废柴、愚者、俗人OYZ……又有什么闪光点可以让友人为自己驻足、停留,用温柔的心意相待呢?
当然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顾镜自怜[殴> <
自我是建立在别人的肯定之上。而现实是,我们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个性、理想在发展成为一个其实是社会的常态?
我思故我在。
 
素锦换了小水蜜桃做壁纸——不是不想用天子——毕竟天子主色是纯度极高的湛蓝素锦却是NOKIA的红白经典款——实在不搭- -
大部头的《圣魔之血》不知道放哪了,毛概借了玲玲猪的《分手信》来看。名副其实的“纯爱系”经典,也许世界上真会有让自己完满的那个人,如同清明所说的对半之咒——即使未必会在一起。
虽然不同意作者所谓“离开才是真正的真爱”的观点。
后来又看回《荆棘鸟》,作为一本让我百看不厌的故事,每次再读的时候都会带来相同和不同的感想。Meggie幼时和Frank的几段情节,读起来有了让人落泪的感动。
尚不能够被称作“少女”,Meggie身上便已散发出珠光般的女性光芒。还有Ralph对她的满心温柔的爱。我最喜欢的就是前两部Meggie还没有长大的那段。
 
所有的耳机在这几日里纷纷的坏掉了OYZ……首当其冲的就是我音质最爱的iPod原装机T T……为此我冷落了听歌的MP5至今。算来这幅耳机也用了有三年的光景,没有跟着shuffle一起遗失,真是当时最大的庆幸了。
寿终正寝?
挣扎上许久,最后我还是花血本买了mix-style的套头耳机,盘算着至少音质不会差到哪去。我实在是向往它隔绝一方世界的感觉。
熙攘喧嚣,不入我心。
上街过马路我多留心就是了……
又要坐15个小时的火车回家,我再次怀念起我那可以差不多放14个小时的shuffle。虽说是生日将近又可以回家——毕竟还有才用了一年的MP5在——也许还是要板子比较划算……?
 
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中午饭不吃是很好的开胃之法——意外就是本该两节的国际结算变成了四节OYZ……周三四又是一上全天的课真快要满眼金星了☆_~~~
我与沃尔玛之仇不共戴天> <天一凉下来本来头痛时不时的冒出来就已经够郁闷的了,昨晚大概是洗头水有点凉?[OYZ管它是什么原因@#$%&*……]开了白夜每两分钟我就发现屏幕已经看不得直接上床。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恨不得这半个脑袋不是我的直接切下来了事疼得直想找止痛药在床上干滚折腾一晚上什么事都没做现在都觉得是劫后余生OYZ……
早上爬起来码字冲凉茶颗粒………………
 
这一阵估计白夜不能常开了,码字的速度就会降低啊啊啊啊啊啊沃尔玛我恨你> <
被小人追债的羽慕文啊我其实一直都在填,填不动了就去趴趴醉珠的小片段,三节连堂就是很适合码字没错——只要我有水可以倒哎哎~
好色而知慕少艾。看到魂给我的这句话不知为什么觉得很伤感很虐。少艾替素素出山奔波保护羽仔于我真的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朋友不就是用来两肋插刀的么XD~
当时让我分外有感的,应该是那句话吧……“就算于天下为敌,我也要护他周全!”我其实一直都很羡慕少艾的,如果换作是我,在那种情境下也会是那种选择。为素素也好为羽仔也好,如果有能力可以这样为朋友,我觉得是种幸福。
士为知己者死。
天子一点都不是只在乎小水蜜桃一个人那么狭隘呀呀小人我抗议> <天子的慈悲未必就比小水蜜桃差吧,只是他表达以严厉的方式。颔首垂目的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悲悯和温柔。
 
啊对了还有说好打给叶子看的病将……可是写望城的只有一点点啊啊怎么办团团转@_@
决定把之前kill time时写的乱七八糟零零碎碎的小段子都打出来。一个个,被我创造出来的江湖和幻界。不像是写同人,在自己的天地里天马行空肆意驰骋,满足我病入膏肓的拟名癖,不老的江湖儿女,不解情仇。
一直喜欢很久前依依Q-zone的一个日志分类。
文字绘世。


[Cheers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