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12.17 不诉离伤

不诉离伤
 
18
假如我拥有花园与图书馆,那么我就不会迷路。——西塞罗
103
我终于有把人类的价值赶到了墙角,它们在这里适得其所,因为它们本是被罚立墙角的价值。已经有多种动物消失了;假如有一天人类也消失了,这个世界依然毫发无损。我们只有成为真正的哲学家才能欣赏这种空无(这不必大惊小怪)。
144
帕斯卡说,“最大的伤害乃是出于善意所做的伤害。”
 
——权力意志·尼采第一编
 
也许有一天,我无法再执笔,无法再用文字记录生活,书写感悟。直到我意识到这种写作的力量会渐渐流失,我才如此鲜明的觉得,可以写文码字,是如此幸福的恩赐。
纸笔是不会背叛的朋友。无论什么时候,何种心情,文字,是永远的陪伴。即使寂寞,不会孤单。
 
非常非常非常冷的时候,想要回家。觉得棉被太沉,压的怎样都睡不好。觉得冬雨太重,吸饱了水的空气像冰冷的手掌将身体握住。凌凌的撑着暖色的伞在雨中小心呼吸,北国没有这种撕心裂肺的湿气,没有这么暗沉的天空。睡前闭上眼睛,再睁开,还是这个帐子,回不到家里的床上。
于是把奶牛扯过来抱着,睡了两个晚上……
不开心的时候,在本子上一遍一遍的写一句话。圣尊者,善法天子为你而回。灰色的笔写日志,绿色的写了羽仔少艾的同人,粉色的做摘抄。后来太冷了,去买了根橙色的写写别的。
Warm  color
 
也许是之前写了五千多字学年论文的关系?随笔本子上只记了语义破碎的东西。六弦四奇十道子。苍。赭衫。墨团子。
素素又死了,死前去找了叶小钗。钗爷的家居服很喜感,音乐很煽情,对白——啊其实不是对白嘛钗爷不出声嘛只有素素自说自话——很JQ~玄宗就是独苗子,治好了赭叔就收了墨团子,救回了苍就没了赭衫军。赭叔嘞,最后一句是“苍,玄宗就交你了。”[你怎么忍心!!!]苍完全不淡定,让钗爷拍了两下肩,追问了剑子六七句,占了无数次星。然则他还是很冷静,“不用担心吾……”
只是,如今玄宗六弦四奇,只剩吾一人了。
所以书伯出现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按了暂停抱着旁边的欧小胖嚎上一阵才继续。“书伯T T……你终于回来了TAT……”
果然弃天帝是让罗陵都写到爆肝的大boss啊~书伯打了两场就又回去大修了现在都没出来唉唉……[要是出来了冰激凌蛋糕也就不用收了啊啊啊啊OYZ……
 
那天夜里哭到很晚才睡,却做了非常美好的梦。梦见了一起长大的几个玩伴,几家聚餐,等我回去吃饭。梦境温暖而清新,闪着朦胧的珠光。每个人都带着笑,言语如旧。醒来后心情突然变得轻松惬意。
Everything has changed. Nothing has changed.
然后第二天夜里梦见了叶子,脸蛋粉粉嫩嫩好似团子可口又可手。内容不记得了,貌似是扯着魂大家一起玩,总之很开心~
 
暑假的时候见到了彤猫。离上次见面没有三年…也有两年了吧…?时光过隙如白驹,轻易就跨过了日化用品上的保质期。
高中毕业后就去了护校的彤猫已然在中心医院的妇产科实习了。彼时“妇产科”於我还是难以触碰的话题,但是因为是彤猫,所以没关系^_^~当年的她晕血晕到我嘴唇干裂出血都大呼小叫道“小秋你不要死T T”[OYZ……||||||]的程度,如今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插针拔管,病人大呼小叫也岿然不动了XD
唯她笑起来如猫的眉眼和相携的亲密欢颜一如往昔。
无街可逛于是跑去唱K,两小时正好唱完点到的每一首歌,一分钟都没有浪费。倒带看透可惜不是你,解脱红豆会呼吸的痛。间奏的时候彤猫笑睨过来,说我心里有事了。包厢昏暗,冷调幽光。我不接话,粲然一笑。彤猫望了我两秒,一委身钻进我怀里,拱了两拱,爬起来唱下一段。
素锦里存的全都是霹雳的音乐,用鱼素放着,兴致勃勃滔滔不绝噼里啪啦唾沫横飞的跟彤猫讲霹雳讲素素,诗号、人设、配乐、剧情。直到站在分别的公交车站,犹自没有停嘴。
彤猫津津有味的听着。
却在我临上车的时候突然低呼一句“哎呀我不行了”抱上来,埋在我肩头抽了两声鼻子。
然后车子发动快过我的反应时间。脸上的笑意因为惯性都没有来得及变,耳边是素素的古筝独奏。
心里,化开了一片。
 
近些时候常觉得自己会远离,也许只是走走,也许永远不再回来。
 
“玄宗四奇,将从此终,亦将从此始。”
赭叔藏下墨团子时是怎样的心情呢?苍说只剩吾一人时,是如何的沉痛呢?道境玄宗,六弦四奇十道子。当墨团子还是团子的时候,当金鎏影还在跟苍暗自使劲的时候,当奇峰道眉还没有被叫做奇峰道眉……
于是接下来想写写玄宗的同人了,一定幸福而美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在修道中闲淡而悠长的岁月里,卷轴轻摊,琴弦微颤。
墨团子的武戏音乐非常之帅XD
 
考完六级要用那32色的KOH-I-NOOR水彩把鱼素画下来。然后,画天子,要死要活也要把天子画下来。寒假的时候央爸爸给买个板子,怎么乱涂也好。都说画画延年益寿么,我好久没碰画图本子了。
 
爸妈电话里勒令我洗完头必须吹干,既然离得不远洗澡就去澡堂解决。
今天长沙久见云开,暌违了多日的太阳。于是明天可以去洗另一茬衣服。我喜欢洗干净后衣服上洗衣液的香味,那是大一报到时妈妈在超市给挑的,说不伤手。就一直没换,大学的味道。
 
It means nothing.
总是笑靥无殇的跟朋友分别,然后一个人静静的坐车离开。见过那些好友后发觉,自己真的很喜欢撒娇喜欢被宠溺。喜欢做了感伤的梦后,趴在一般会作呲牙咧嘴状的同桌背上,而她会一边勉为其难的纵容着我,一边皱着眉问,“……你这是梦见什么了?”
 
也许我终不能见到想见的人,等不到心里隐隐期待着的,可以给我解脱的话。如果哪天发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我打算什么都不说,一如往常。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好好的活着,悄悄的死掉。
 
不诉 离伤


[Clam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