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5.25

       我說我就做那個留在地面的線軸,沒有委屈,不是甘願。我喜歡成為如空氣一樣的存在,可以熟視無睹充耳不聞。我不在乎你什麽時候才需要我,不介意你受傷疲憊的時候才窩回我身邊,我願意只站在你身後,只看著你的背影,不用你把我時時刻刻放在眼前心尖。我可以只握著風箏線,樂於把你放飛。
       我給了你整個天空。

        現在,你說,沒有給你空間,沒有給你時間,我束縛了你,給了你壓力,讓你感到窒息。
        刪除了好友,刪掉了名為“摯友”的友鏈。我可以容忍你不給親不給碰,可以忍受你冷言冷語的劃清界線撇清關係。可是你把我從可以不填寫驗證碼留言的人里除名了。
        我可以相信你僅僅只是想跟我保持一段距離么?

        我的心意,現在你覺得承受不了了?
        當初把我逼上絕路再求我回來,覺得被喜歡的人拋棄了才叫我“夫人”。我的心都碎了你依然在昏迷的時候寧願不醒來,從來沒有顧惜過我在你身後的心疼。我都說了不需要道歉不需要覺得辜負我沒有關係。現在怪我太擔心你的身體太糾結你的心情么?
        因為這個而把我丟開?

        我做的還不夠么?我做錯了什麽?

        我累了,不想繼續再不停吞咽著無窮無盡的苦水,不想再這麼辛苦,不想再這樣等你回來。我確實害怕失去,討厭離別,但是沒有誰應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誰沒了誰都能夠活下去,只不過以前我不如此希望罷了。就這樣吧,不管你是一時的還是永遠的,我不再讓你入心了。我真的累了。

        像甜甜私房貓一樣撒嬌打滾的我也好,想糯米糰子軟軟綿綿的我也好,那個始終溫潤輕快的才是我。現在這個不是。
        我不應該是每天以淚水為食般滴米不進的度日,不應該夜夜難以入睡反復醒來,不應該每天凌晨被始終不退的低熱撕碎夢境輾轉天明,不應該總要徒勞的按著虛空般艱澀鬱結的胸口咳得把身體都蜷起來。

        什麽都沒提起,卻接到爸媽特意打過來叮囑身體注意休息的電話。沒敢發回過照片,向外公賀壽時被喋喋不休的告誡著不許減肥。每次發彩信給依依,都要用手機或白夜多少處理一下臉色光線,不想她再為我心疼的哭泣。
        葉子終於開始說我任性,說我不顧忌她的感受,說我讓她難過的快不能承受。魂要我一定有意控制一下自己的狀態,情緒和身體的反應已經是在自我傷害。
        終於連撐起笑臉的力氣都消耗殆盡,我再也做不來懂事貼心的那個了。

        我依然是別人的二二但是再不做你的。
        我給你你要的時間。我給你你要的空間。我給你自由。我放開手中的風箏線。我不再始終停留在你身後。
        我累了,不管你回不回頭,不要怪我,不再等你了。


非別離

不再相見 並不一定等於分離
不再通音訊 也
並不一定等於忘記

只爲 你的悲哀已揉進我的
如月色揉進山中 而每逢
夜涼如水 就會觸我舊日疼痛

——席慕容
1980.12.20



[Silence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