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7.18 春絮庭草

 
 
土方朦朦胧胧的翻了个身,几丝凉凉的空气随着动作灌进衣领,就精神了些。屋外时近时远的鸟啼蛩响,让这早晨别样的静谧生动。
不同于冬日里的寂寥无声。
——已经是春天了啊……
 
[朝]
 
入春尚浅,曦光微薄的早晨,依旧料峭清寒。淅淅沥沥的下了阵不大的雨后,屯所的院子里不经意间已晕开了几抹草色,散发出新生命特有的鲜活的香气。如同小孩子玩闹时在彼此耳边轻轻的哄吹,恍恍然就轻暖了身心。
 
房门被猛地被拉开,晨时清爽的空气一下子涌进来,连同总司欣欣然的声音。“HIJIKATA SANG ^_^~该起床啦~~~”下一秒钟就伸到面前的手凉而微湿,带着春草特有的气息,揉上土方依然惺忪的脸,眷恋着反差明显的温热,兀自不休,“快起来呀快起来> <这么晚了快起来……”
脸上被冰立时就醒透了,土方下意识的一缩,皱着眉坐起来,“怎么这么凉……”一边扒开总司黏在自己脸上不下来[- -]的手,捂住,“到院子去来着?”
“嗯^_^~”满意的挪到一边看土方收拾起身,总司也发现了自己手上的味道,开心的嗅了嗅“小草都长出来了~远远的看过去是一片绿,走近前再看其实只是那么小小的一丛,好可爱呢~”
“哦。”土方背着身收好木枕摆出桌案,淡淡的点了点头,“难怪来的比平常稍晚了些……”
“嘿嘿~~”偷偷的吐了吐舌头,总司突然听出些蹊跷,出其不意的凑过身去,“呀~土方先生——一直在等着我来叫么?”
扭头躲过总司依依不饶的视线,“……唔,都这个时候了,市村怎么还没有送过茶来?”
 
はい——”刚好端茶到门口的小铁受宠若惊的应声进来,正看到一脸僵硬、梗着脖子的土方露出如获大释的神情,而总司挑眉一笑,暂不作追究。
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茶,小铁不期然的,打了个寒颤。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午]
 
阳光渐暖,不知不觉中空气中已多了片片的柳絮,纷纷然的雪白,却是春日的暖。绵绵软软的铺了一天一地一草一木。带着轻轻的痒,拂动出可以嗤笑出声的轻颤,像是调皮的狗尾草,扰乱鼻息,惊起了安逸的午休。
 
“总司!不要闹了……”被折腾醒的土方黑着脸横了眼身旁扰人清梦的总司,看着人家一脸纯良笑的人畜无害童叟无欺,最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怎么啦……?”
“没有人陪人家玩了……”总司举起满手的柳絮团团,颇为不满的撅起了嘴,“连小铁都说有你吩咐的任务跑出去了> <”
“……|||”满屯所的人哪个能禁得起你玩……土方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忍不住满头黑线的腹谤了一句。看着总司马上心领神会的塌下了脸,赶紧又安抚道,“好了知道了…等我一下,这些文件处理完就陪你出去逛逛,可以吧?”
“!!!”马上就兴奋的闪起了星星眼,土方突然有种上当的感觉。总司再次捧起了柳絮,献宝一样的递到了土方面前,土方正防备的想后靠——“呐,HIJIKATA SANG~像不像不会融化的雪^_^~”又美美的眨了眨眼睛,“这样咱们的屯所就成了可以‘珍藏’这‘不化之雪’的院子了哦~”
土方愣愣的看着眼前那一捧柳絮………………………………
——“不对!总司你又看我的句集了||||”
 
处理完手头的公务,土方一边整理案面,一边转头才发现身旁等了一会的总司已然打起了小盹,小猫一样的贴着自己睡成一团。那团不化的雪松落落的散在总司手边,有的被微风吹进铺开的发丝里,映着安适惬意的带笑的睡脸——土方眯了眯眼——炫目的美丽。
曾喟叹冬雪不堪盈手而赠的脆弱美丽,才会希望有地方可以留住。而身边甜睡着的小小人儿,就真的把那美丽,捧到了自己眼前。
 
春ははるきのふの雪も今日は解
 
[夕]
 
晚阳西垂,发出蜜一样甜美浓厚的色彩,晚风也好似染上了蜜糖色,吹出满天棉花糖般的晚霞。映在积了雨水的小塘里,天地就是一样的甜暖色。似乎小孩子都会对甜味的零食和点心有执着的喜爱。那么,执爱着那些甜美味道的人,肯定也是孩子一样单纯美好的心吧~
 
“土方先生土方先生,看见那片绿色没> <~跟咱们屯所的一样呢~~”差一点就要一蹦三尺高,总司激动的扯过土方的袖子指着一个方向,山坡上一泓轻浅的青色,如同抹茶味的草果……土方有种扶额的冲动。[被传染了么……]
一丛草,一捧絮,一朵花,一片林,一只飞虫,一阵风鸣——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一包禾果子,总司的快乐似乎总是太过的简单。仿佛是没有长大的孩子,所以跟小铁那么玩得来么?土方突然觉得自己想保姆[OTZ]……
 “HIJIKATA SANG~?在想什么?”走思之时总司已凑了上来,土方回过神,“唔,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没处理……”
“那么我们回去吧^_^”这也非常开心的说[?]
“总司……”土方突然想问问,自己也是他简单的快乐么?“……玩的开心么?”
“当然^_^”不假思索,举了举手中的甜点,笑意明媚。
“……|||”只是因为禾果子么- -,土方无语了一下,忽然又释然了,怎样都好吧,只要有他明媚的笑~
 
看了看屋外,夜色中飘落纷飞的柳絮大而淡薄,显出区别与雪的柔软,落地无声。土方对总司下起了逐客令,“差不多该去睡了,总司。”
“可是人家还不想啊~~”总司不情不愿的蹭过来,小声抗议,“土方先生也不准备睡啊,每次不都要到很晚么……”起的也晚> <
所以你才不能晚睡啊~去睡,明早可不能再迟了。”土方埋头于公务上笔下不停,一手推推搡搡的已然态度坚决。
“……这么说,先生是每天等着我去叫,哦~”这次再被抓到便就不依不饶了,总司依然笑的人畜无害童叟无欺,“这会可没有人会来送茶了哦,HI、JI、KA、TA 、SANG~”
土方别过脸,不期然的吸进一小块柳絮,狼狈的打了个喷嚏。
 
一溪绿水皆春雨,半岸清山半夕阳。

春の夜はむつかしからぬ噺かな
 
 
 
“总司,时候不早了,去睡。”
“可是天色还早啊土方先生~~~~”
“那是因为白天变长了,已经很晚了,去睡!”
 
“对哦,春天了呢^_^~”
 
 


[Original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