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7.18 长空

蓝 晴日

      北方的冬天还是干些。干干净净的天空,没有一丝云。阳光轰轰烈烈的洒下,仿佛掷地有声,又十分的安静。照在木地板上,明亮的反着光,有空气流动的波影。通透的蔚蓝整片的盖在头顶,却只觉得轻。空气中充斥着阳光的味道,恨不得也发出耀眼的光芒。吸入肺腑,仿佛带着温泉般的热度,可以浸润全身。

      哦,不要提到“肺腑”。总司,和你稍有关联的字词都会带来思绪万千,很痛。
      哦不,还是要提起。即使疼痛,我也要致以,最深切的思念。

      冬日的阳光总是温暖的吧。有风也好,雪后初霁也罢,总是温暖的吧。总司,为何每次说到“温暖”时我总会想起你的笑呢?记得那时候你在屯所的门口扬起头,伸手接住的似是满捧的阳光,你说,“雨停了呢。”
      总司,你知道么,有你的笑,冬雨亦暖。
      可是,想起你的笑,却总是悲伤。总司,真是对不起呀,我们最爱抑或最伤的,都是你的笑呀。

      夏日的阳光真是火辣呢。总记得每个初夏听见第一声蝉鸣时的兴奋心情。
      我是很喜欢夏天的呀。
      不过初夏永远是忧伤的时节。
      第139年祭日的时候,我曾趴在雨后有风的窗台上为总司你又铺下满纸的伤。
      哦,我不想说“祭日”。总司,已经是第140年的思念了呀。

      最喜欢蓝色了。
      羽织的浅葱色也是种蓝吧?连你剑刃映射出的冷光都是幽幽的蓝。
      还有夜晚的黛蓝。
      总司,此时你会不会行走在天空之上,在那片蔚蓝的世界中。总司,那里是一片蔚蓝么?

      太阳很好时我总爱晒晒被子,在午后的阳光下待久了会有些欲睡的倦怠。但总司我还是想醒着,因为你从未入梦,我不喜欢无法思念你的睡眠。


      小铁奉命把大家的铺盖挂出来趁着好天气晒晒。一边要用不高的个子抱着被褥怕拖到了地上,一边又要应付相声三人组的捣乱,小铁时不时地会爆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叫。总司一进门,就看见小铁精疲力竭的跌坐在一排排挂好的被褥下面喘气。才葬看见屯所如此怪异的景象,跳下总司的怀抱,在铺盖间好奇的逛来逛去,忽然扬头叼住被子角一扯——
      “哗啦——”一排被子就这么被扯了下去,小铁眼前一黑,一时连叫唤的力气都没了。
      “哎呀才葬,这可不行呀~”总司赶紧上前抱起闯祸的小猪,一边扶起瘫在一旁的小铁,“不好意思呐,小铁。我帮你再挂好吧。”
      这只猪简直就是他的天敌……小铁看了看肇事者笑容可掬的主人,“……啊,不用了,冲天先生。我自己来就好。”
      话是这样说,那一排被子还是合二人之力又挂了回去。用总司高挑的个子显然是轻松许多,小铁十分羡慕,“冲天先生,要是我有您那么高就好了呀……”总司笑着拍了拍小铁的头,“会的呀,过几年就会的。”
      “不要拍人家头嘛……冲天先生——”小铁抱着脑袋跳开,“不长个了呀!”
      总司笑笑,掸了掸被子上刚才沾的土。
      细密的灰尘顿时溢在了空气中,白白亮亮,如同给空气涂上了颜色,闪着阳光一样金色的辉光。
      小铁也跟着掸。不一会两人就在尘土飞扬中呛咳了起来。
      “唰——”土方拉开门,看了看庭院中的两人,面无表情的开口,“市村,倒茶;总司,进来一下。”
      “啊,是!”小铁得令后急急忙忙的跑开,总司目送他走远,再回头土方已进了房间。
      “土方先生?”总司进了屋坐下,见土方只是垂头坐在案前看着什么,并无要说什么的迹象。
      “土方先生?”还是没有反应,总司也就不再问,静静的坐在一旁。
      不一会小铁就端了茶过来,一杯土方,一杯递给总司,“谢谢!”
      然后又是一杯土方,一杯总司。
      一壶茶喝完,土方依旧只是埋头看他案上的东西,小铁晃了晃空空的茶壶,问道:“土方先生,再沏一些么?”
      “不用,辛苦你了。”土方头也不抬地吩咐,于是小铁就收拾了东西退了出去,
      “土方先生?”总司见机又唤了一声,“什么事呀?”
      土方依旧没有抬头,表情也无,“没事了。”
      “啊——”

--------------------------------------------------------------------------------------------------

黑 静夜


      阅读灯发出温和柔软的光,枕边的手机播放着舒缓摇曳的歌。
      窗外,是黑色的夜。
      
      已是凌晨一点,万家灯火多已熄了。歌声中的午夜分外安静,静得,可以听见星光落在瞳眸上的声音。
      白日喧嚣散尽,夜晚留给我肆意的思念你。总司。
      有些极小的声音,听起来会疑似是脑海里的声音。所以,我的思念也能发出小小的声响,如同真实的响起。
      心中的声音和真实的声音,哪个,更能让你听见呢,总司?
      
      夜里的温度一点点降了下来,身体在空气中也一点点的凉,有些瑟瑟。
      记得总司的病不能受凉,到了晚上会咳的比较厉害,有时难以入睡。
      那么,总司,我陪你醒着。
      可有人,为你添衣?

     今晚刚剪短了头发,想起你那一袭直垂腰间的长发。平日里松散的扎着,随意的垂着。你雀跃,发稍就一起轻轻摆动,我的心会就跟着欢快的一蹦一蹦。
      有时凌厉的绑起,发束随着身体动作划出完美的弧线,可以割开洒下的月光。
      决定也去买条紫色的发带。

      桌子上的京都果子还是完好的搁在那里,不忍又不愿打开。总是我的奢求吧,总司,想跨越140年和整个东海加日本海的时空距离,接近你的一切。
      京都,果子,紫色发带,白色浴衣,加贺清光,剑道,羽织,叫“东瀛禅趣”的冰激凌,肺结核,日语,幕末历史……
      代表或相关或沾边。
      总司,夜晚是如此的安静,以至于思念的声音如此真切。

      慢慢的拉开窗户,夜风悄然入怀,吹起身后的纱帘。总司,我很感激我们还是同在北半球,还要感谢那些足够遥远的星辰。因为至少,总司,我可以望着你望过的星空,欣赏你欣赏过的月色。
      这夜风,也就仿佛沾染了你的气息。
      又摸了摸那盒京都果子,包装袋明亮的作响。似乎接近,又觉得其实迥然相异;本意靠近,却倍感遥远。

      每晚就算不想睡,也总还是会睡去。总司,你从未入梦。每天这段失去意识的时间,就隔断了思念。而安静的夜晚如此美好,心中的声音仿佛声嘶力竭,又仿佛轻声细语,伴着呼吸进出,一角的灯光让房间显得空旷,就有了回声。

      历史书上用“黑暗”形容幕末那个时代。
      就是个长夜吧。
      总司你没有走出那片夜色。
      而一定要到晚上才能燃放的烟火,正因为夜的黑暗,才彰显它的绚烂和美丽吧?


      “嘭——”一束烟花在不远处的夜空绽放,空气中飘来淡淡的火药味,在夜晚的凉风中颇为好闻。仿佛可以在身边也燃出美丽的花火。微弱的光,却可以照亮所有人的心情。
      “啊——在屋顶看烟花还真是美妙啊!”近滕惬意的长叹一声,转头看看小盏浅酌的土方,揶揄的用手肘顶了顶,“阿岁你不够意思啊,不让左之助他们来,自己却上来享受了……”
      土方明显已有些微醺,唇边是难得一见的轻快笑容,被杯中反射的烟火绚色掩映的有些不真实,“有资格说我么,你不也是一样?”冷睇了近滕一眼,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新八他们回来后肯定会叫嚷的……”总司也捧着自己的那盏酒,想起原田上房的提议被副长否决时的失望表情,不禁担心。
      “总司,”土方转过头来,脸上是江户时的戏噱神情,“好歹也让咱们清净个一时半刻吧……”
      总司闻言噗嗤一乐,大点其头,“也对,也对呐~”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花的味道,总司禁不住低叹,“还是夜晚放烟花好看呐……”
      “恩,那是当然。”土方附和,然后轻轻促起一点点眉,“怎么,想起你那会大白天放烟花的事了?”
      “哎?土方先生你还记得?”总司一愕。
      “哈哈,我也想起来了!”近滕大笑着凑过来,“总司那会真是性急呢,还被阿光训了一顿吧。”
      总司点点头,“是啊,姐说烟花要等到晚上放才能看出它的美丽,白天放就浪费了。”
      又一束烟花,房顶上的三人都抬头望了过去,一闪而过的绚烂之后,只听的总司如自语一般的喃喃说道,“它大概只属于夜晚吧。只在黑暗中绽放,然后在黑暗中消散……”
      土方和近滕同时默然,看着身旁在夜空下浅笑的少年,晶莹的瞳眸映出五光十色的烟火,身上的白衣也随之变幻着颜色。那温颜的浅笑,就如初见时一般,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若一把手法轻柔的薄刃,无声的切入心口,留下小小的伤,只会出少少的血,而后自行愈合。
      微微的痛。
      星辰也为之失色。

      “冲田先生——”清脆的童声响起,梯子顶上露出小铁刺猬头型的脑袋,“土方先生!近滕先生!”
      “噢,是铁之助啊~”
      “冲田先生,我给您带来了这个——”小铁伸着胳膊递了一个纸盒过来,一脸的开心。
       “哦,是什么?”总司接过,打开盖子后一股香甜立时弥漫开来,“呀~是今晚的特制点心呀~谢谢你,小铁!”迫不及待地塞了一个,总司随口又问了一句,“大家都回来了么?”
      “回来啦~”小铁点头,却见土方和近滕的表情都僵了起来,连总司都停止了咀嚼的动作。正奇怪着,小铁脚下的梯子突然剧烈的抖了起来。一低头正撞见原田张牙舞爪地往上爬,小铁心里一颤,脚下打滑,就这么栽了下去……
      “哇呀——”

-------------------------------------------------------------------------------------
灰 阴雨

    仿佛是天空倾下它灰暗的颜色,落雨让一切都变得灰蒙蒙起来。
    江南的雨不能不让人惊叹,颇大的雨势,在早春时节也能持续上几天几夜,然后一切就都是湿漉漉的了。
    没有雷,雨声细密清碎,可以一丝不落的入耳。世界及其安静仿佛都是思念的声音。
    窗外是片树林,叶子宽厚,轻易就放大了雨声。
    同时放大的,亦有思念。

    总司,阴沉的天气总是难有好心情,但我也始终不愿以不快乐的心情思念你。虽然有时会为了你蓄了满眶的泪,但那苦涩的液体从没有落下。然并非刻意,总司,思念已不再排山倒海,不再汹涌澎湃,已如细雨幼溪般安静和缓。这份思念已经注定在我心底扎根了。
    所以,灰暗的天空下,我总是会合掌于额前,对着如泪眼般婆娑的雨帘,阖眼说一声,“SINIMASAN……”
    抱歉呐总司,这份思念终不能无伤。但是惆怅如此之清浅,清浅到足以让我微笑。
    所以总司,你不会怪我的,对么?
    ^_^

    清明时节的雨,不像夏日里那种冲刷式的暴雨,总是轻柔如洗。草木房屋一点点地浸透了雨水,颜色都深了。在雨停的短暂间歇里没有时间干,又一次次被淋得更湿。
    思念如同吸饱了水的海绵,变得沉甸甸,稍稍一按,就能溢出来。
    总司,我好想看见你的笑。
    无论天地怎样的灰暗,总司,你的笑,总能点亮一切。

    没有重要的人胜利死别,所以清明于我始终是平静无澜的节气。
    惟有你,总司,让我在清明时静默垂念。
    晚时陪室友外出,也许是因为成了假日,这个清明似乎变得异常嘈杂。雨中也不能安静下来,潮湿的嘈杂。人们似乎快乐依旧。快乐终究是好的对吧,总司?
    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总司,我曾在文中为千驮谷种下满目的晚樱和山茶,花期四月,应正式绽放时节,花开无声,淡香不袭人。
    总司,你看得见么?你看得见吧。
    曾在文中让土方先生为你买了一包千果子,最后一包千果子。掷一颗在嘴里,就是满身香甜味的幸福。
    总司,你幸福么?你会幸福吧。
   
    夜里的的雨声更是清晰,风一转,雨声就响在窗户上,是极爱的声音。随着风声进来的,还有混合了水汽的泥土香,呼吸的似乎都是雨,亦是极爱的味道。
    朋友曾在网上查找我喜爱的“月光”,查出太多版本,便来问我歌手。得到答复后就是一句“果然……”。给她歌词的译文时思念终于泛滥,指上十字绣的针尖一顿,痛彻心扉。
    总司,清明终不是平静的日子了。
    总司我知道你肯定希望我们forever love with no tear。但是总司,今天时清明啊,整个世界都在落雨,我的思念,也已溢满了眼睛。只是,无论平静或是哭泣,总司,我总是想看见你的笑——很任性是吧?
    但是,总司,你会答应我的对么?
    ^_^
    怎样阴郁的天气都没关系呀,总司,只要有你的笑。


    很安静,听不见雨声了,虽然雨水的味道依旧浓郁。“嗯,雨停了么?”总司睁开眼,天光却还是暗的。起身拉开门,“果然……”
    雨势略有减小,细密如丝,声息微不可辨,但是看来暂时没有要停的意思。
    呐,没关系。总司笑笑,抱起早就守在门边的才葬,向副长的房间走去,“走啦,去叫土方先生起床~~”
    蹑手蹑脚的把门拉开一道缝,房内有浓烈的烟味溢出来,总司刚要凑过去,被呛了个措手不及,咳得腰都弯了下去。
    “总司?!”土方一身烟味的冲出来,“你——”
    “土方先生你这是在干嘛啊?!”总司紧紧地蹙起眉,不知是因为咳嗽还是因为生气。扭身躲过土方相扶的手,然后不顾阻拦冲进乌烟瘴气的房间把所有的房门都打开,出来时已咳得气都喘不过来了。接着就一声不吭的把土方拉到自己房间,土方唤了几次“总司”都不见回应,直到——
    “拿来!”
    “什么?”
    “烟——”总司脸上看不见平日里一丝的温和笑颜,满眼都是盛怒,看得土方都有些心虚,于是乖乖的把烟杆交了出去。
    “我没收了。”接过收好,再坐下时总司的怒意已减了大半,只是眉头依旧深锁不展,“土方先生,这是怎么了?”
    土方抬头看了总司一眼,又把头垂了下去。
    “到底怎么了?!”
    叹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土方开口时的声音竟有些咬牙切齿,“总司,你究竟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总司被问的一愣,随即有些嘴硬地嘟囔一句,“没瞒你什么啊……”
    一张被快揉搓烂了的纸放在了总司眼前,皱皱巴巴,仿佛反复被攥紧又展开了数次。
    “这不是阿烝的……”看清内容后,总司的心也变得皱皱巴巴的了。才明白日前从医馆出来时,对自己后面那个看病的人那种莫名的熟悉。
    外面的雨声骤然大了起来,随风飘进来的,除了雨丝,还有已经散的很淡了的烟味,在湿漉漉的空气里,有种静谧的香。
    “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土方先生你……”在房中枯坐了整夜未眠么?
    “如果我不是让山崎去查,你打算瞒我多久?”

    “不要让大家知道,”总司转头望向迷蒙的雨,“近藤先生也一样。”
    “总司!”
    “土方先生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我还是不会像大夫说的那样‘静养’……”
    “总司!”
    “……只要我还挥的动手里的剑,我就不会停止挥动。不想让土方先生和大家知道,就是不想你们太担心。所以,”总司展开温颜的笑,“土方先生帮我保密吧?”
    早上第一眼看见的,不是总司的笑,土方心里一直就有个洞。丝丝的透着风,漏着雨,胸口都是空空凉凉的。如今这个终于补上,却是锥心的痛。
    见土方不吭声,总司凑过去摇起了土方的袖子,“土方先生~~~”
    就如同是在点心店讨糖的样子,怎样都不忍拒绝。土方几乎是下意识的,愣愣的,就点了头。
    “嘻,就知道土方先生最好了!”
    满足于他的却不是一袋给予他香甜的千果子……土方终究黯淡了神色。
    “哎呀~~~土方先生……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好想吃千果子呐~土方先生,一会陪我去买吧?”
    能希望的,至少这笑颜永远不减吧……“呵,好。”

    怎样阴郁的天气都没关系的,总司,只要,有你的笑。 



[Original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