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8.14 梦长梦短皆是梦 年来年去是何年

 
        今天送走了在家祸害了一周的小表弟一家。说是祸害,其实心里还是很亲的,虽然他让我两天就擦一次地板收拾一趟茶几每天在家溜达的脚垫疼晚上睡觉怎么躺都腰酸背痛白天忙的晕头转向OTZ......——但我确实还是很喜欢小表弟粘着我软坨坨一团趴在我身上的感觉,喜欢他肉嘟嘟的笑脸每次都用手指拨来拨去,喜欢他看着我笑的一脸甜蜜幸福满足开心的样子,喜欢接他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从舅舅的怀里伸出手来扑进我的臂弯......懂话但不会言的哦哦呀呀层出不穷啼笑皆非的诡异事故......这就是小孩子被形容为“好玩”的时候吧XD~
      
每次问他“姐姐在哪里呀~哪个是姐姐呀~”都会很美滋滋的指过来。所以即使每天抱他抱到大小臂酸痛也十二万分的窝心。
 
     
所以也会分外的想依依。用同样柔软缱绻的心情。夜夜问候好眠的信息,一直不曾、不敢也不知怎样言明这种有时会强烈到丝丝痛楚的思念。抱着温温软软一团的小表弟,经常就想起了之前反复出现的,拥依依入怀的梦境,满心满怀的汩汩的疼爱与怜惜,幸福到瞬间溢泪。


      
至少是暂时的留下了头痛的后遗症。在宜家的时候几乎是见床就趴,感觉就像回到了那个万恶之源的沃尔玛,在公交溽热的夕阳下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路总算是恢复神志,依然还有连轴的事务安排。所以逛了美术馆回来再没力帮忙做晚饭吃晚饭在床上一躺就是十二个小时|||不过起床第一件事还是把整间屋子趁没人彻底打扫了一遍。

      
姥姥姥爷反复感叹说长成大姑娘了,我心里嘀咕要不这二十多年难道是白长的么[@#%&*~]不过在长辈们心里面前我依然还是个小孩样子,穿了新衣服特意跑过去给看,被夸了就乐颠颠的出门,身后宠溺的笑声一片。十多口人在家说不累不闹不麻烦是假的,但是幸福也是真的,毕竟是至亲的家人在旁,辛苦,也是“甜蜜的负担”。

      
泡在专属于我的蜜罐里,不想也不用长大
XD~

       
见到了将要飞去大洋彼岸的鱼仔。早前就备好的礼物鱼仔连说可爱,更是开怀的恨不得满地打滚。和魂两个人在王府井吃吃逛逛吃吃的不时就笑成一团频频引人侧目|||在王府井书店拿了本夏达的《游园惊梦》回来临摹学线条上色加分镜,故事唯美到狗血被我们笑毁的一塌糊涂
|||
       
豆豉烤鱼的鱼肉鲜嫩味道香甜,魂早早就灌倒了水饱还是让我催着填到了撑
XD~
       
席间说到等待诊断结果等等一系的八卦花边,那个夜夜撕裂浸泪惶惶不可终日的寒假让我也算切身体会了那折磨到让人崩溃的感觉。疲惫、满足、快乐、伤痛、欢笑、泪水,在我的人生里还没有第二个人曾给予我那么多。舍弃的除了沉重到不能再承受的苦水,同样也舍弃了他人不可能赋予的幸福。不过那些都是负担,都有重量。我们选择了不再伤害彼此,同时也选择了不再温暖对方。

      
说哭泣是开始愈合的表现。大概,直面永远比一叶障目要好的彻底一些。我总在想很久很久以后。想很久很久以后,当如今多么深重的痛浓稠的泪都被成长冲刷成年轻的笑谈,调侃以少时的轻狂,到那时一切都无关爱与亏欠,伤害或是陌路。也许岁月真的可以将良莠不齐的所有都镀上美丽的晚霞色,含泪记下的微笑,含笑记下的悲伤。

      
一个人打扫屋子,跪着擦地板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雪宝,想起了他无奈到无力的执着,心底某处的痛一下被思绪的丝线扯起,泪就像汗一样冒出来,滴下去。

      
回头想想,似乎真的从没有彻底宣泄一般的哭过。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枕头吸干那一点撑不下去的呜咽。总是夜销泪,惟有枕知惆。在想,这道伤始终只是胡乱的处理过,就被捂到了层层遮蔽的背后。时有牵动,出一点点血,一点点痛,磕磕绊绊的潦草愈合着。出的血一点点的少,引起的痛一点点的轻。

      
有些事情是不可逆的,比如相识,比如永别。有些事情是不可抗拒的,比如缘聚,比如缘散。即使一遍遍放着听着唱着fairytale,即使在撕心裂肺的梦醒后狠狠的命令自己,我也知道,回忆,不可能抹去。就像往事已经成为往事,过去已经成为过去。有些痕迹,一旦刻上就会永垂不朽永不消退。抹平、遮盖、背过身去,都不能抹杀它的存在。因为已经,已经成了那个样子,因为已经成了那样的存在。

      
改变不了现实,也阻止不了被现实改变,这里没什么可喜可悲,毕竟除了接受,现实没有给第二个选择。


    夢に見だ永遠は閉ざされたままで

    過ちを深く隠されたままで


      消えてゆく帰り道

    君がもう見えない ......さようなら


    梦中所见的永恒之门已然紧闭
 
    深深的过往已然埋葬


    归去的路已经消失

    你再也无法看见 ......永别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最喜欢那句“......さようなら”。不是说着玩,我一直非常非常非常的想跳海。但是也知道不能,摊手。所以才倍儿羡慕笑笑啊呀呀呀
~~~~

        
发现一家的香草三文鱼好吃得让人为难T T……家里严禁吃生食,所以跟着妈妈去宜家的时候绝对没得吃,只能自己去玩的时候可以偷偷吃到T T……想起来就口水泪四流T T……水煮鱼看来要等草叔回来再和魂三个人一起high金针菇了。

      
柒姐之前说的,玩玩新地方,认识新朋友,真的是很治愈的方法。我非常喜欢因为喜欢明珠认识的小云、菜菜、果子还有莲央一堆人XD~非常非常喜欢^0^~大家在一起YY醉珠,醉仔小小珠,一起为这样那样的MV大哭,追雷新剧。

      
我喜欢明珠,佩服他,欣赏他。也和小人和大家一样觉得明珠宝被编剧写毁了,我依然喜欢他的坚定和洒脱,喜欢他选定了立场就义无反顾无所牵绊。许为知己犹按剑,不向人间浪皱眉。一遍遍的看《花太香》,看到最后六情出鞘,剑光映亮举世无双的美丽面庞,冷然淡然定然,将生命最华丽盛大的燃放。

      
江湖一句话,情爱放一旁。不带一点伤,走的坦荡荡。

      
返回去看的时候,虽然小人万分抵触最后言及女帝的那句,我还是因为那句“我早就满身尘埃了”哭的一塌糊涂。

      
早就有觉悟他会在天剑之战上和醉仔对上并就此了结。我还是满希望能在比较靠后的对决时再相遇,而不是剧中的首战相逢。那大概是明珠一直期待,最如愿最畅快也最解脱的一战吧。为女帝卖命,死在醉仔手里,大概是他从开始就期望的完美结局。就像哪吒·霞月一样,为最爱的人而活,为最重要的人而死。幸好有天剑之战这么一个名正言顺足够义不容辞的机会,是不是可以认为,老天[XX编剧]最终还算待明珠不薄……


      
已经可以买Z字头的返程票了,暑假就这么过去大半。新的学年,又要有新的努力,也有新的心愿和期待。十一的上海游,有栗子翘首企盼的武汉,列入行程的凤凰,还有更加专业的课程,继续减重瘦身XD~可以越来越小号的漂亮衣服^o^~我其实很喜欢剑僧的那句话。

      
雪宝,我们都麦难过,拥有一段不可期的过去,可期待的未来,在我们的掌中^_^~


[Clam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