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10.25 [羽慕] 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失足成千古恨]
 
往事不堪回首……原来羽仔是这样叫起来的。羽人非獍顿觉破格,冷冷看着一旁正偷偷靠过来的药师,兀自咬牙切齿。
“……我后悔了!
“0 0羽仔?
麦叫我羽仔!羽人忿忿的别过身,万分悔不当初,怎么这么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当年会捞了他上来。
 
药师一失足,羽人千古恨!
 
 
 
>>[非常人也]
 
药师慕少艾,非常人也。打从第一次见面,羽人非獍就这么觉得。
肯爬到落下孤灯这种地方来采药,作为药师还是很敬业的。羽人对药师的第一印象不错——被吹下山崖那句哎呀呀~”又显得那么漫不经心——这人是在玩么= =……羽人非獍在心中挑了挑眉,抬手把他捞了上来。
 
当时你不怕么?多年之后,羽人依旧不解。
不怕~~”慕少艾惬意的换了个坐姿,手中的烟杆摇的分外得意,我故意的XD~”
嗯?羽人讶异的看过去,怎么故意?
慕少艾色迷迷的——没错——色迷迷的眯起眼睛,一口烟向羽人呵去,你这么美,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啦啦~~~”
烟雾散去,羽人已不出意料的僵住了一幅漂亮的皮相,半天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勾引!
对呀对呀~”药师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伸手挑向了羽人的下巴。你就是我勾到的美人啊XD~”
只听得然一声,药师及时刹住手,只被神兵削去了一小片长了的指甲,依然不知死活的继续贫,帮我修指甲啊我家美人果然贤惠~~”身形却同时疾退,颇为畏之天泣锋芒。
眼见慕少艾落跑,羽人非獍咀嚼到美人这个称谓,未及出刀,忽然有些泄气。
 
美人啊~前面那家茶馆看上去不错,我们去坐一坐?……”
美人啊~这肉包好好好吃哦~你真不尝一个?来嘛来嘛……”
美人啊~你看你看,这个人这个角度看过去有点像你哟~~不过……”
……
羽人非獍觉得自己其实是捞上了一个巨大、持续、且随身的噪音源OYZ……|||。看着这个一朝救起就甩脱不掉的自称慕少艾的药师,羽人出师后第一次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这个药师的脚程诚然不慢,没事还会去跟八卦迷踪步赛跑。不过,他羽人非獍真心想甩掉的人——若非寻常——还没有甩不掉的。
……因为他对血腥的调侃,既不是嗜血的无情,也不是故作的淡定。
大概……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既没有带着鄙夷的恐惧,也没有道貌岸然的同情
是,通透澄澈的一片亲近——好吧,还有一片色迷迷- -|||
也许他跟常人不一样……
如果他知道自己……羽人沉下心,偏头看了一眼默许了围在自己前前后后的药师,羽人觉得,他和常人不一样——
美人啊……”
我叫羽人非獍。
那么羽仔啊——”
麦叫我羽仔!||||”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喂喂喂告诉你名字不是让你胡乱起昵称的我们有那么熟么OYZ……羽人非獍一阵无力。
哎呀呀~”见一直对自己视若无睹置若罔闻的美人终于有了反应,慕少艾身子一缩,原来你有在听哦~”有腆着脸凑上去,这么说你还是比较乐意我叫你美人咯?嗯美人XD~”
“……||||||”
 
药师慕少艾,非常人也!
 
 
 
>>[不亦乐乎]
 
落下孤灯实在不应该是个吸引人的地方——羽人不禁怀疑起自己当初选址的眼光——
你怎么又来了?这个药师拿爬绝壁当是晨练么- -
羽仔——!!!慕少艾闻声呼啦一下子扑过去,你这是在跟我打招呼么> <你终于会主动跟我打招呼啦XD~~~~”
亭口有些窄,羽人侧过了身还是让药师扒住了一条胳膊。瞥着挂在自己身上的那张受宠若惊的脸,羽人忍不住满头黑线,抬手想扯掉这片牛皮糖。
——真的好想拧拧这张脸……
于是手抬的又高了些,直接按在了药师的死皮赖脸上,一把推了开去。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半边身子的包裹物一扯掉,终年肆虐的风雪立时就笼了满身,迥异于被捂住的温热。羽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已经习惯了多年的寒,突然有点难以适应,一直沁到了心里。
奇怪,我的心不早已是冷透的么……
羽仔……”看着羽人又笼罩进一片凄冷气息,药师皱了皱眉,眼珠一转,又挂了上去,我们来吃烧烤吧XD~~~”
 
羽人非獍反应过来的时候,药师已经奔来奔去的搬石头搭架子捡起柴火来了。环顾了一下四周,羽人仔细想了想落下孤灯好想没有什么适合烧烤的物产,于是抬脚往外走——
不用了羽仔~~~”药师手里突然多了个盒子,我有准备东西^ ^~”羽人非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反对他在这里另起炉灶,而不是帮他找食- -
篝火的光芒映照在相对而坐的两人身上,一片温热的暖色。药师的医术了得,手术也没差,可厨艺显然不可恭维。冷眼旁观了一阵对面的手忙脚乱大呼小叫,羽人一边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边起身坐过去,轻车熟路的接过手来。
~羽仔~你很拿手哦~跟谁学的0 0
跟谁?羽人非獍耳边又响起了某无赖大叔的奸笑我这是在教你,教你怎样才能活下去……”还真是全面的素质教育……|||
“……羽仔?羽仔!怕烤过了火,药师把走思的羽人换回了神。突然想起一事,哎羽仔!你这么拿手怎么看了那半天才过来帮忙??
羽人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专注着火上的鱼,半晌启唇,好看。
看我出糗么?!慕少艾顿时气歪了一张皮糙肉厚的嘴脸,缓过噎住的一口气,药师决定不予追究,那你怎么还是过来帮忙了呢~
“……担心。
话音未落,羽人又被挂塌了半边肩,羽仔你是在担心我么?羽仔你会担心我哦T T~”幸福的热泪盈眶~~~~
羽人非獍转过头,看着喜极而泣的药师,挑起眉,一脸诚恳的开了口,肠胃。
 
被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收拾打扫的干干净净,落下孤灯终于又恢复了平静。羽仔拉过胡琴,空气中烧烤的味道尚萦绕未散,胸臆间是饱饱实实的暖。
上次是采天落雪,上上次是看多久一遇的天狗食月……羽人想起方才药师一脸受伤从自己身上滑下去的样子,突然开始期待——
下次,他又会用什么借口上来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琴瑟友之]
 
乐以遣怀,是羽人非獍的爱好。胡琴悲曲,也算是羽人的一个标志。
羽仔啊~能不能换个曲子,我跟你合奏> <”
什么?
《潇洒走一回》^0^~~~”药师扯开铁筝上的护布,就要拉开架势。
“|||……你去找朱痕吧= =”羽人觉得嘴角有抽搐的倾向,别开脸去,这首我不会。
这样……那你擅长哪个^^~?”药师坚持不懈,又补上一句,除了你平常那首……”至少换个不那么纠结
《二泉映月》。
“……免了OYZ”
 
胡琴再度响起,羽人已又沉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今夜的雪尤其的大,雪色满眼,血色满眼,刀者,方才的你下了一场红雪。是啊,他总是一个带来血色雪色的人……还有童年深处,那血色的罗裙……
的一声,琴弦被捻得太紧,拉得太过,断了。
指上割裂的痛,羽人全身却都开始微微的颤。他知道自己低下头,就能看见那染血的手。
一只温暖的手突然抚上来,捂住他未及垂下的眼,~别动。受伤的手指被人捏捏擦擦涂涂洒洒包包裹裹,马上就不痛了。
然后羽人的眼前一亮,适应过来后只见药师把他的手抱在胸前,还在埋头忙活着什么。
“……你干嘛?视线被药师的碎发遮住,怎样也看不真切,羽人非獍心下犯疑,便要抽回手来,小伤罢了……”
别动!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羽人终于忍不住,猛的一缩手——果然——
三个受伤的手指有两个已经被打上了蝴蝶结,第三个刚打了一半,剩下条带子在风中一飘~那个一荡~
“…………!!!青筋暴起三根,羽人非獍未受伤的手已然按上了天泣,蓄势待发。
“555……”药师见状满脸的委屈打击,一双贼眼泪汪汪,人家好意给你裹伤,还被你凶T T……”
“……”
一鼓作气被泄了个干净,看药师可怜兮兮的羽人心想人家确实也是好心[个鬼> <],不禁有点过意不去,默默的把手递回去。
^ ^~立刻就雨过天晴,抱起羽人的手,把剩下的最后半个蝴蝶结打完,羽仔你真好T T~以后你有伤都要我裹> <”
羽人非獍眼前不由出现一个满身蝴蝶结的自己= =|||顿时想开口拒绝。不防手里断了弦的胡琴被药师拿了过去,像包扎自己的指伤一样细细的续上,紧好,调准,再眉开眼笑的塞回来,还有以前的!
???
羽人不解其意,药师转眼已回到了铁筝旁,兴致高昂兴高采烈,一阵大弹特弹。
不想合奏,听听却是无妨。羽人非獍放了胡琴在一旁,看着药师慕少艾激情洋溢不时飞过几个媚眼,一边无视,一边手指跟着旋律,轻轻的打起了拍子。
 
三个小蝴蝶结亦是和乐而舞,药师唇边一抹温温然的笑。以前的伤,即使在心里,他也要给打上个漂亮的蝴蝶结。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始作俑者]
 
不是你的错。
慕少艾揽过一身血污的羽人,用自己的胸膛掩住满目的疮痍,安抚在那颤抖身躯上的手,轻轻的拍着,一下,又一下。不是你的错。
如同寒风中瑟缩的小鸟终于被晒到了温暖的阳光,药师感到怀里的羽人非獍安静了下来。被自己按在胸口的脑袋一沉,迅速晕开,滚烫的一片湿。
 
克父害母斷六親,損師折友絕恩義,一生無愛。
惨白着一张脸,羽人非獍终于把这判词解释给了药师听。
慕少艾莫名其妙的义愤填膺闻言一声狼嚎恍然大明白了,~所以他们……那你扯我不让我骂?看着好友寒着脸紧紧抿住了双唇,药师呼啦一下子凑了上去,作势要揉搓羽人那张苦大仇深的面皮。怎么你也信这种无稽之谈~~~”
不是无稽之谈!猛的别过药师的上下其手,羽人站开一段距离,剋父害母斷六親……”举起自己那双骨骼清奇的手,惯握刀柄的掌边和指肚上,一排暗色的茧,阿娘就是我亲手……”视线恍惚间,血染一片红。
——”双眼突然就被人温热的一捂,药师从身后暖暖的靠过来,语音轻轻响在耳边,不用说了。
那么,損師折友絕恩義,一生無愛’……”咀嚼着剩下的判词,慕少艾一个矮身钻到羽人面前,所以你说朋友你不需要?
已经够了……羽人非獍静静的望了药师半响,眼神遥远。已经很多了……
药师一抱就把羽人的去势给削去了,一脸的死乞白赖,不要嘛——人家要羽仔嘛T T……”
行走江湖多年,羽人非獍首次对自己以速度著称的身法失去了信心,明明是那样决然的用最快的步法离开——
八爪鱼一样[本来就]没有形象的扒了羽人满身羽仔可以不需要我,但我需要羽仔嘛~~~”慕少艾鼻涕眼泪满脸的就蹭上了玉白的衣襟,还抹了两抹|||||||||||
可是……”我的衣服……
不是朋友也没关系——人家要美人啦> <”
“……||||||”羽人非獍突然明白,为什么药师如此身法却一直输在谷底不见天日OYZ……
见羽人没有再拒绝,慕少艾赶紧趁热打铁,而且我命大得很啊~~也够硬> <你看翳流那么狠的角色不照样被我克掉XD~”
哦——羽人瞥了瞥挂在自己身上的药师,一边费劲地从那死缠烂打的怀抱里抽出一只手,我只知道,好人不长命,按住那张色迷心窍的脸皮,狠狠一把揭下,坏人活千年!” 
羽仔TAT………………”
稍一错身轻松躲过再度扑来的好色药师,看着他一头栽进花丛中。羽人称心如意的记得,某人有花粉过敏症,望天~~~~~~~
有本事,你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就算那是你注定的命格。那,每个人也都有他注定的劫难。你的命数就是终结他,他的命数就是被你终结,所以,不是他们因你而死,该是他们命该如此。
羽仔,不是你的错。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为羽仔而死呢——只怕我没那么好命,看怀中羽人惊讶的抬起了一双水汪汪的泪眼美目,慕少艾奸计得逞。眨眨眼,伸过根手指挑起了那被泪水冲净了血迹的、垂涎已久的精致下巴——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食色性也]
 
第一次被药师拖去落日烟的时候,朱痕大笑说少艾终于勾上一个冷眼相待的冰山美人,总算也有你搞不定的人了~”倍觉大快人心。
闻说药师载了,羽人无暇他顾正想同感快慰,却看一边的慕少艾恬不知耻,在冷板凳上犹自坐的不亦乐乎~“只可惜我不是那幽王,没有诸侯可戏啊~~”
药师慕少艾那一张贫嘴,真真让人狠得牙痒痒!羽人非獍横了一边货真价实的损友,差点咬碎了一口贝齿银牙。
呀呀羽仔,你怎么在磨牙0 0~~缺钙缺的这么严重么大白天都磨?
“……!!!还要呕血三升!!!羽人在心里狠狠的补充。
 
这一筝一箫在一起,真是赏心悦目。羽人在一旁看着朱慕两人合奏,笑天下,尽潇洒。
他们两个,才真正适合合奏吧……
羽仔~啊——^0^~~~”嘴里突然被塞了一口香香的甜,羽人咂吧半天才反应过来——麦芽糖???
我家那只阿九啊~看我们有麦芽糖她没有的时候啊~就是羽仔你现在这副表情~”药师摸摸了羽人的脑袋,边揩油边揉乱了人家一头软软的发,眼神慈爱温柔,~~~~”
青筋暴起一根~两根~三根~只听得羽人口中糖块嘎嘣一声——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药师眼疾手快,一纵身回到琴边,和旁边的朱痕一起冲羽人笑的人畜无害童叟无欺。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上,齐刷刷的嘬着根麦芽糖,正自起劲。
 
谁说我搞不定了~~”慕少艾美滋滋的甩了个眼神给朱痕,尾巴翘上天~
我就说你搞不定他。朱痕挑衅的扬起眉,转头看着沉静形象碎了一地的羽人非獍扭曲着一张脸,头也不回的问药师,打个赌敢么?
有何不敢~”看朱痕老神在在的样子,药师突然有不点点的心虚,却还是胸一挺眼一瞪叫板不二话赌什么?”——反正对羽仔不会有差,何乐而不为~
一字一顿,朱痕话虽玩笑,语气却有些认真的像是期许,但博,红 笑。
 
桃夭杏好。似个人人好。淡抹胭脂眉不扫。笑里知春占了。
此情没个人知。灯前子细看伊。恰似云屏半醉,不言不语多时。

慕少艾这边厢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这眉眼,这唇线,这鼻梁,这小脸~~~~“~原来这张脸,真正笑起来是这种摸样——可惜没机会跟本尊比较咯~~”
贼眼一转,欠我这么大一个人情,羽仔一定没法拒绝笑给我看啦XD~”夙愿得偿,慕少艾不禁得意忘形笑的眉飞色舞。眼见镜中的羽人满脸药师表情,慕少艾自觉有碍瞻观,抬手揉揉扯扯把脸拉长回本尊样。
身体的什么地方一缩,慕少艾的扣倒了镜子,心里,塌了一片。只是,见不到了呢。
光忙着嘱咐这嘱咐那,豆腐花都没顾着吃……”药师看了看天色,又把镜子掀了起来。还是,想再看他一眼啊……
眼中无殇,唇角一弯——
豆腐花吃到,药师起身出了房间,羽人的背影,此生无憾。
 
好色而知慕少艾。药师,食色性也。
 
 
 
>>[再回头是百年身]
 
从落日烟回来的路上,药师就又开始大力运起他的狗皮膏药功——
羽仔羽仔~~你别总绷着脸嘛~你笑一笑嘛> <”
不想。
哎呀羽仔~你至少冲我笑一下嘛~我都没见过你笑的样子~”
作甚。
我们是朋友啊~看你笑一下都不行啊~~”
“……我怎么觉得,你是见色起心?
“——|||太伤心了T T~~羽仔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TAT~~~”
“……”
 
看着药师抚胸垂泪大作痛心状,羽人非獍也开始觉得,他这被噎到了的表情,真挺令人愉快的——
“……人家明明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想以身相许来着^0^”
“OYZ……@#%&* ”
 
药师一失足,羽人千古恨> <
 


[Original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