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10.04.12 我思故我在

>>> 我是谁? 
 
鸠盘一直是个安静的魔。
没什么任务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坐在那里,望望天,望望山石。不知在想些什么。
 
吞佛几次经过赦道看他都是这个样子。终于,有一天,他走过去问道,“鸠盘,鸠盘?你在想什么?”
神游天外的魔者转过头来,认出是吞佛,弯起眉眼纯净的一笑,又把目光放回了远处,“我在想…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呵~”吞佛忍不住乐出声,抬手揉了揉鸠盘碧色头发,“你是鸠盘童子,赦道的守关者,所以在这里呀~
“不对……‘鸠盘童子’只是个名字,不是‘我’。”,鸠盘摇头,看向吞佛,那双眸子中映照出一团火红,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就像你,‘吞佛童子’只是你的‘名字’,不是‘你’。即使你不叫吞佛,是别的名字,你也不会变成别人,不会因为名字改变而改变,你依然是你。”
然后他收回目光,继续遥望不知名的地方,“所以,我不是鸠盘。你,也不是吞佛。”
吞佛边听边挑起的一边眉不知不觉已然僵在了半空。好像明白了,又好像一团乱。终于,心机魔把眉角耷拉了下来,放弃思考。然后摸摸鸠盘的头,“果然好问题……”



>>> 世界从何而来?

 
赦道一直是个安静的所在。
无昼无夜,无晴无雨。火焰魔城在遥远的身后,不辨声息。
 
“喀”的一声,脚边多了个酒坛。鸠盘诧异间回头,吞佛已经坐在身旁靠了上来,手中提着另一坛酒,示意他共饮。
“啊~我不喝酒。”鸠盘摆摆手,看吞佛把送到嘴边的酒坛放下又补充道,“你喝你的吧,我不介意的^_^~
“哦。”于是吞佛自斟自饮,“上次你说,在想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在赦道守关,不是因为魔皇之命么?”
鸠盘偏了偏头,“嗯……这么说吧,领命守关,是‘我在’之后的事情。可我为什么会在呢?为什么是在这里呢?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着呢?”
“唔……”举着坛子,吞佛含着半口酒一时忘了咽下去。然后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想这些干嘛……||||
“就是想想啊~”魔者笑的一脸单纯,“就像你问这些干嘛呢?”
0 0我?我也就是问问啊……”吞佛不觉也答得一脸单纯[OYZ……||||],打开了第二坛酒,“本来也还想找你一起喝两杯。”
“所以啊~也没有像干嘛,就是想想罢了^_^~



>>> 我思 故我在
 
 
后来,鸠盘授命外出,赦道有好一阵子看不到思想者的身影。
本来安静的赦道,少了安静的魔,显得更加安静了。
 
再后来,吞佛路过的时候,鸠盘已又坐在了那里。
“鸠盘,鸠盘?”吞佛又走过去,戳了戳闭着眼睛靠在石头上的好友,“又在想什么?”
“……嗯?”鸠盘睁开眼,空无一物的看着吞佛,满目虚无。
吞佛被看得有点发凉,一时间不敢言语。闻说这次任务颇有损耗,也不知鸠盘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想到了哪里。半天,又小心翼翼的追问了句,“这回,是在想什么啊……?”
好半晌,魔者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
“啊…我只是…在睡觉……= =
 
 
 













 
 
PS 无语的坐下,看着精神不济睡倒在自己肩上的鸠盘,吞佛忽然想等他醒了告诉他:在他这里,大概就是因为他这样想着吧~




[Original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