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6.15 Homeless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變得沉默。每一天的內容依舊如常往復,睡去醒來。長沙又到了炎熱潮悶,晚上難以入睡的季節。其實,難以入睡的,是讓人不適的天氣,還是始終不適的心情,我自己也說不清。不論多晚睡下,總會在淩晨就醒來,有時可以就這樣起身,有時就爬不起來昏昏睡睡。每夜依舊有夢境,模糊不記情節,甚至記不住夢中的感受,悲喜憂樂?

我終於一點點的沉靜下來了。

 

之前清空百度的日誌的時候,一篇篇看回會從前。原來文字中還存在過那樣活潑明快的一個我,即使行文靜默,即使字跡恬淡,那時的自己永遠都是小晴天,明媚的,都有點遙遠陌生。我已經記不起當時的心境了。

期待數日後的暑假。那一晚,歲姐說,二二,你有幸福的家庭。我說,我知道。家,永遠是能夠治癒所有任何的地方。我擁有這樣一個家,可以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只需要見到分別一個學期的爸媽,只需要站在久違數月的房子裡,只需要火車駛入北京城區,讓我看到那被賦予了家鄉意味的建築。即使那是平行於網路的另一個真實,即使那都是可以觸碰的一切與這裡少有交集,依然可以從裡到外從上到下的被溫暖,被撫慰。

那是我絕望到不知道第二天怎樣醒來,僅僅只知道自己不能死掉的,最有力的牽絆。

 

原來悲傷可以強大到目不視物耳不辨音口不發聲。原來痛到極處,真的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即使知道身邊有人在急切的用力的盡心的呼喚著,就像是世界變成了黑白電影,變成了默片,然後停電,徹底的黑屏。

葉子說,你那晚哭成那個樣子我嚇都嚇死了。我明明沒有哭成什麼樣子啊,夜深人靜的時候,只有眼淚是可以盡情肆虐的,即使有什麼堵在喉嚨裡蓬勃欲出,我也只能躡手躡腳的避免任何的聲響。接電話到不會擾民的地方,都要理智的避開樓頂,帶上紙巾鑰匙甚至折疊椅——直接坐地上會涼——簡直理智到冷血無情。我明明還是非常冷靜自持的樣子麼~

然後就沒有知覺了。

 

也不算是渾渾噩噩,還是會敲打熟絡的男生的後腦揶揄調笑,和室友在寢室衣衫不整[--||||||]的追打嬉鬧,看到個超級笑料,就和身邊的人一起笑成一團一手揉著酸痛的臉頰一手捂住抽搐的肚子。該吃吃該睡睡,最低限度維持著生命生活的正常運作,一邊小心翼翼的掂量,至少要交還一個安心的自己給父母。
    不知悲喜。

我也終於知道了不知悲喜的感覺。緩衝的間隙看高清的劇場版,空之境界和攻殼機動隊,開著白夜就一部一部動畫的追,吸血鬼騎士,新世紀福音戰士,棋魂,通靈王,閃靈二人組,棒球英豪……十幾集二十幾集六七十集上百集的我也一一看下來,每晚到校內去喂狗賺骨頭,好友太多狗都餓著於是我每天百多根的進賬然後十多天就領回了心儀的小貓燕尾,取名蒹葭,哈士奇喚作妖夭。在開心上守著好友的田和牧場,就等著偷第一茬的果子和崽子,因為有兩個><~~魂和凡凡的HI若是線上,就很high的不停閃屏搖晃,樂此不疲。搜羅到甜甜私房貓的表情一堆,在蟲草群裡興奮地見機就曬,看魚子現場直播點評NBA,草叔糾結尤文圖斯,Nadal爆了冷門那晚我明智的沒有熬夜看完比賽,只在第二天早上看著手機報大錘教室的桌子痛心不已——只要不被觸及——我就可以看似相安無事的挨過每一天。

所以極其的厭惡臨睡和初醒的脆弱時分。被靜謐的夜色無聲翻攪出來,揪心的痛或焚心的怨,咳都咳不完,壓抑不住或就掛下手機Q歇斯底里一番。後來身心都日漸掙扎到精疲力盡,就只在模糊的視線中發個我要回家…”的短信到飯否,仿佛溺水一般。

我要回家……

起床鈴是葉子給錄的,二二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早起的蟲兒/二(?)被鳥吃啊》《——好冷啊~~~~~~~||||||||”不得不說葉子有非常神奇的治癒功效,清晨無論怎樣的醒來,無論已經睜著眼睛清醒的發呆許久還是仍舊在將散未散的夢境和暈眩中浮浮沉沉,即使初醒的時候都不大有精神說話——每天聽到還是會想噗嗤一聲笑噴出來,有時真的就笑出來了。

的確很冷啊--||||||||||||||||||||||||||||||||||||||||||

 

暑假約好的一起玩已經是不亞於回家的期盼。依依自不必多說,每每跟魂商討著一起去吃吃什麼的時候總能說到餓OYZ……|||想想寒假和草叔、魂三個人坐在嘉茂的麥當勞裡,不知不覺的就聊到了天黑——不過如果算上遲到的魂和冬天黑的早和中間還幹掉5個漢堡,也許時間也沒有那麼的漫長……(?)見面之前和見面之後都不停地叫囂著要跑走,魂剛到的時候兩個人不停地捂臉就顯得我一個人不知羞澀為何物==__
    可是在草叔看不到的角度魂在她捂著臉的手掌下面不停地沖我特無辜的拋媚眼特純良的笑弄得我一身的雞皮疙瘩蘇蘇的掉不停地往桌子底下鑽半天都沒法展開有建設性的話題這小孩生怕不夠尷尬冷場大家相信我魂真的是特腹黑蔫壞悶騷的一娃娃呀真的><

咳咳……唔還是期待暑假大家一起玩,魂回來的晚依依有小學期,魚仔說就在北京待一下下的樣子草叔9日就去青島了貌似,機會依然有很多,所以超期待嗷嗷~~

 

是什麼時候下定的決心呢?決心要從此清清靜靜淺淺淡淡,大家都輕鬆隨意閒適恬然的在一起,無羈無絆,無所憂無所苦無所累無所痛。不再交付以深重的入微的親近的心意。就一身了一身,以萬物付萬物,還天下於天下,出世間於世間。唯一要等待和努力的就是讓那痛覺神經隨著傷口的腐肉一起徹底的壞死脫落。

擁有了,才會害怕失去。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沒有意識到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存在,而今懂得沒有什麼自己可以謂之擁有。沒有誰會永遠的在身邊。一直明白緣聚緣散人來人往,可以接受的是自然的疏遠和淡忘,因為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專注於各自柴米油鹽朝九晚五的生活,漸漸淡出彼此的視線。那不是失去,也不是分別。會覺得痛不欲生的是冷顏決絕的戛然而止,那不是平和的、自然的收尾,留下了太大的斷面和創口。

人是孤獨的動物。哪裡曾這麼說過來著。其實自己永遠是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擁有著無法進入的絕對領域。始終有個聲音嚅囁地喊叫著什麼,想要抒發又想要隱瞞還想被理解——人還真是矛盾的生物,攤手-=

 

昨晚扒飯的時候奔回去看劍蹤最後幾集,雪寶死掉的時候仍舊是沉痛卻無礙,依然是劍僧那句在下一段因果開始之前,你暫時陪伴在他身邊吧。不用傷心,關於他的故事,你會有看見的那一天。馬上就潸然淚下。

再後來看到少艾,一時就見不得他跟阿九打鬧跟素素調侃。其實排除掉小人和魂之前做了太多的心理準備,少艾於我虐的始終不如雪寶這樣深。雖然一想起還是會扼腕歎息良久不語。雪寶依然是我心裡的最痛。大概,少艾的虐點和雪寶的虐點,後者更能引起我的共鳴。

其實我真的很羡慕少艾。那句就算於天下為敵,我也要護他周全少艾畢竟做到了,即使有愧,他也一命抵命償還乾淨。就算走的不算無牽無掛,至少心安。真的死得其所。所以悲痛但不遺憾。

雪寶一開始懂事就讓人心疼不已了。什麼時候,不再相見,竟變成一種期望。”“如果註定有一個人要倒下,只希望那個人是自己,而不是他。

雪色純淨,是亡者最後的顏色。無聲清涼,撫慰劍者不安的靈魂,深深遠遠靜眠。從哪裡來,回哪裡去。你已擁有不可期的過去。下一回,可期待的未來,將在你的掌上。

 

大概唯一喜聞樂見的就是不斷直線下降的體重,碰見許久未曾蒙面的學姐,被拍肩鼓勵不錯不錯繼續繼續~”—[周星馳大笑數聲XD]

發給葉子的彩信被說是淡白淡白的神情,初時不解,後來就越發可以體會了。弱弱的抗拒著蒼白憔悴的評價,也許確實在隱忍並釋懷著什麼。誠然,有些惡習——唔是的><惡習——需要也須要摒棄,比如過分的臆想和一廂情願,想當然和自以為是。除了沒心沒肺,爸媽其他的的教訓我基本上還是無話可說的。不過現在,大概沒心沒肺這句我也無話可說了。

想要閉起眼睛捂住耳朵不看不聽不聞不問不想,事實證明我是做不到的。我說過,可以任性也是種幸福。也會有氣話想說也會有衝動的事想做,但是我不能放任自己任性,因為沒有人打算原諒我。所以可以任性的人也是幸福的,就算是寵溺也是一種愛。每個人都有自己受用的和不受用的,而沒有真生的或不是真正的。是我不能投其所好罷了。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不能奢求的位置上,其實早就沒有資格覺得傷心難過了。

 

果然日誌就是比論文好寫。貌似連三千字都有了--
週一進入工作日,早起又有葉子的起床鈴,可是我依然沒能起來,按了後似乎又做了很多個夢,光怪陸離,還是一個都不記得。覺得奇怪是夢裡還是醒後,自己也分辨不清。

要慶倖這已經是停課的一周了,可以繼續追動畫,或者用財政學國際貿易理論與實務世界經濟學市場行銷學塞滿腦子,或者無聊的看看四級真題。總是這樣絕望中還是有渺茫的希望,無以為繼維生依然不能全然放棄。我也認了這顆心被蹂躪撕扯碾壓磨礪夠了才能長出繭子冷硬起來——人總要學著長大學著成熟。就算心理年齡每每測出來都過了而立之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不是還沒有達到麼。

 

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人浮於世,都是一個個孤獨的行者。
        多思則神殆,多念則志散,多欲則志昏,多事則形勞,多語則氣乏,多笑則髒傷,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脈不定,多好則專迷不理,多惡則憔悴無歡。
        所以行屍走肉其實沒什麼不好。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不知不覺間已然滄海桑田。反正大家都還活著,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最後的結局。時光幽涼而綿長。就這樣吧,都不要再難過。





 

 



[Silence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