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絕情書

2009.07.06 归去来兮

      一直心心念念要回家,这就回来了。
     
回家的感觉就是非常好,就算在车上依然一阵阵的发虚,见了爸妈还是精神饱满了许多~其实上火车后就基本放心了,之前最担心的无非就是没法拖着行李从学校到车站再上车。幸好闷头睡了几个小时总算是恢复点行动能力,我又抓紧一切机会省劲养神,总算没出岔子。
     
我对长沙步行街的那家沃尔玛恨之入骨> <真是这辈子还没什么衰过,几十米的路第一次觉得那么漫长OYZ……蒋小云说当时特害怕我就那么晕过去我自己还害怕回不了寝室回不了家呢> <晚上坐旅1去火车站,居然被人让座OYZ……||||||||还是第一句就被问“你是不是不舒服?”OYZ……||||||接着坐下后听人念叨些什么什么家什么家的孩子身体弱啦之类之类的OYZ……[@#%&*
     
我明明是壮得跟牛一样的娃娃> <——!!!!!!!!

      觉得家乡的天空就是美丽。也大概是长沙湿润的天气,在那里见不到北方爽朗透亮的天。火车第二天天亮开到郑州就已经是干净通透的大晴天了。天上之后一小朵朵云,让我总是琢磨怎么就那么一小片云飘着呢怎么不会晒没就这么一个它不会孤单么哇啦哇啦哇啦的问题~
      日头见高云彩也见多了,大片大片的扑在头顶被阳光映的炫目的亮,道旁的树叶也在直烈的太阳下晃的耀眼。看不了多久就会晕可我仍贪恋这一瀑阳光,即使觉得身上的点点力气也在这光芒下点点蒸发,即使视线都会出现短暂的模糊,我还是撑着下巴仰着头,让眼里盛上满满的光。直到后来精神实在没了,也睡在车窗下面。
       
从晚上上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其实都没怎么睡,白天睡得还多些。说起来硬座总归不是睡觉的地方,我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八爪鱼一般无处安放手脚不停的变换姿势,一心一意想念家里的床T T……到家后我从7点一觉睡到早上6点,晚饭都没吃所以早早就醒了觉得饿- - 几天来困依然是最主要的感觉,呆着呆着就睡去了又- -然后异常的吹不得空调要长外套裹着在城铁里都引人侧目啊啊沃尔玛我恨死你了北京正大热天谁穿这么多出门啊> <

        家里的芒果好味的让人为难T T……打开冰箱就是华丽丽的芒果香我陶醉啊陶醉> <在超市的时候看见西柚味的水溶C100high边拿了一瓶边一蹦让妈妈乐上半天- -|||西单吃到的过桥米线是鸭汤底我大爱呀呀~买了一件长裙一条短裤还有王子背心XD瘦下来就是有瘦下来的好至少能多露一点肉了[这叫什么好= =|||@#$%&*]
        
宜家的草叔很萌^0^一开始接到说坐反向车的时候我在出租上噗就喷了,笑的人家师傅从后视镜里撇我|||在进门小样间的沙发里干掉一个热狗后昏昏欲睡,草叔再次发消息说她光荣的迷路了@_@
        
初到宜家定是满眼都是好东西,于是草叔很兴奋扬言要搬来住。啊啊我们光顾着说话都没有干掉土豆泥好暴殄天物我现在饿了好想吃T T……

        老家的院子里奶奶用水缸养了一池荷花,回去的时候刚开了花,荷叶还不大味道香香。在太阳底下晒得香味也温温。手机素锦因为一直没有送修也一直不怎么带出门,借了爸爸的手机拍过,很漂亮。想起叶子在开心种过好几汪荷花,在小小见方的田里,分外可人~
       
在老家的几个小时里只要醒着奶奶就没有停止过劝食,冰箱里有从个把月前就给我留着的自家果树结的白杏,好大的一兜兜,人家送礼的好苹果,甜瓜,还有早早就泡在井水里的西瓜。加上吃饭,我的胃就没闲着过OYZ……

        早起妈妈一直没有叫过我起床,任由我睡得七仰八叉口水四溢。于是我天天睡到自然醒,虽然一直有些头疼不过还是超级满足,左翻翻右滚滚彻底睡够了,才揉着眼睛喊着妈妈下楼。有时妈妈当下就会应我,有时也不吱声,等着我在她经常忙碌着的厨房卫生间阳台睡眼迷蒙的找到她,再迎着我迷迷糊糊的睡脸抬眼一笑,然后我就自动转身摸去餐厅找食了——间或传来一声长号“啊我要吃肉嘛》 《——”
       
有时候爸爸还在床上睡有时候已经吃好早饭在沙发上坐着了,不过找到妈妈前通常都会被我无视- -|||找到妈妈后才会粘过去,揉搓揉搓再被揉搓揉搓,通常爸爸都会扔过点时鲜的东西让我看,什么高考零分作文啦某某新闻资讯或是评论啥的,津津乐道一番。

        楼前的小区空地天天有老人晨练,还放音乐OYZ……什么老年韵律操太极二十四式》 @#%&*~韵律操的带速有问题声音永远像搅了带子,太极的音乐没问题可是我听着能在梦里数着他们这是做到哪了白鹤晾翅还是玉女穿梭- -所以早起通常都会把窗户关上然后开着空调睡过这一会。刚回来的时候,在窗户边等着起身后头晕眼花视线凌乱的那一阵过去,还会用严苛挑剔的眼光评判下面老人们的动作到不到位标不标准,下式金鸡独立的扑步没有下去啦转身扳拦捶的脚法重心转换时机不对啦XD——再回床上呼呼大睡~~
        
白夜一直被我放在床边的地板上,白天一直开着晚上驴子没拖东西的时候就关上。也不知道我这副身体要歇到什么时候才算是缓过劲来,我已经开始厌烦这个恹恹的样子。窗外长在园子里的梧桐都快要赶上来了,趴在沙发上懒懒的看着阳光中或风雨中摇曳的树叶。安安稳稳的仰了一天,傍晚还是撑不住爬去睡觉,晚上有客人也没下去打招呼问好吃饭。
       
天色暗了拉上窗帘屋里就像夜晚一样黑,在枕头里难捱的翻了两翻,突然就埋进去哭。楼下的宾主相谈甚欢偶有谈笑高声传来,扯过盖在身上的单子死死的咬在嘴里,把眼泪一点点咬回去。
       
不能是这个样子。回家就不该是这个样子。

        有天下了很大的雷阵雨,跟爸爸两个人在从老家回来的路上。车子在京沈高速上开着,天昏昏暗,视野开阔而旷远。其实一点算不上车马劳顿但回去的时候不适的感觉还是强烈起来了,调低了椅背躺下去看着道旁在狂风中摇摆的绿化带。那个座椅是电动调控的我没玩过还新鲜了半天XD~聊着聊着说到了我的这些朋友都是哪里的人在哪里上的学,假期老是见面的一起玩的,我总是在线上群聊的。
       
“…那个你总是语音的——哦对是上海的~
        
我“嗯^_^~”了一声,继续说那些爸爸不熟悉的,哪人哪人,哪里哪里。
       
天边有很大的一道闪电,收音机里的声音呲了呲,我兴奋的扯过司机的袖子“看吧看吧我说是要下雨吧》 ~”然后指着挡风玻璃上第一个雨点笑的烟花灿烂。爸爸斜睨着乐了我一乐,然后在迅速增大的雨势中打开了雨刷。
       
天,愈加的暗沉灰蒙,其实我超爱这样的天色。雨下得又大又爽,砸在车上哗哗的非常响》《关着窗也问到了湿湿的泥土味。然后开始觉得冷,被冻坏后异常的怕冷,于是头痛的一阵比一阵厉害。后来雨就停了,前面的车总是撩起一片水雾,到家前的一段时间没有印象,也没感觉是睡着了,似乎意识或是记忆突然中断,只记得下车后空气分外清新,扶着车门舒服的吸了吸,把蓝色的铅笔簪子忘在了车里。
       
广播正放着评书的鹿鼎记,抱起奶奶让带回来的自家鸡蛋。楼底下一堆雨后出来凉快的老人带小小孩,丈夫带准妈妈,生机盎然。生活的缝隙是我自己丝丝缕缕的填满,清不掉除不净,牵扯着太多细细密密的回忆过去,好的,坏的。 
        
单元口一按了门铃就听见妈妈欢快的应声开门,身后爸爸开着手机的收音机继续听着评书,正说到哪段哪段,“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Clam | ]


カテゴリ : Forever | Cheers | Clam | Silence | Original | Funny | Academic | whispers |
虫二